第114章 飘然而来,飘忽而去(第1/2页)
    “贫道四湖县三清观张道然,见过道友”

    微微抱拳弯身,张道然行了一礼,打量着这位老道长。须发皆白,脸面却很光洁,颇有一种鹤发童颜的感觉。老道长双眼炯炯有神,步伐轻盈,两只木桶不大,装满水也有五六十斤,老道长轻而易举的伸平双臂,很快到了张道然面前。

    “四湖县三清观的道友,老道卿凌子,请道友入内吧。”

    两只小木桶尖尖的底部,不好放在地面,老道长率先提着木桶进了道观。

    张道然刚刚进入道观,老道长从一间房子中走出,双手抱拳行礼:“贫道卿凌子,见过张道友。”

    “道友一个人在这修道?”

    进入道观,才看清楚道观貌。墙壁破旧,屋顶瓦块颜色有红有青。门窗用一些塑料纸黏糊上面,门窗有的有些破损。

    “原本有两个弟子,受不住这里清苦,被红尘富贵吸引,早就还俗了。”卿凌子看了眼四周,进入房间中拿出两个掉了色,打着补丁的蒲团:“道观简陋,道友见谅。”

    张道然不以为意,接过蒲团放在地上盘膝而坐。

    “道友从四湖县直接来的?可惜,道门大会已经结束,道友怕是来晚了。现在龙虎山讲道,不受邀请无法进入。”卿凌子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玉皇观是小道观,没有收到邀请,无缘聆听大道。”

    “贫道正是从天师府来的。”

    张道然脸色淡然的说了一句。

    “道友不必灰心,天师府讲道,已经不是从前那般,不受邀请,给钱就能进去听道。天师府不好入,年后还有青城山讲道,武当山讲道,这两处有些自由,道门弟子都能去听。”

    张道然脸色依旧淡然,卿凌子继续说道:“真道也快讲道,不过真与龙虎同为道门,教规不同,道法传承类似。正一真不相容,去了也没用。”

    心中有些讶然,道门不止龙虎山讲道。为了争夺道门资源,这几个大派,都用讲道听道吸引天下道修。

    显然,张道然被卿凌子误以为在龙虎山,想要去听到被拒之门外。

    张道然也不争辩,打量着卿凌子,笑道:“贫道告辞了”

    卿凌子一愣:“道友远道而来,用过斋饭再走也不迟。龙虎山井道现在差不多快要进入尾声,去了恐怕也一无所得。”

    “多谢道友提醒,贫道不去龙虎山,而是要回齐省。”

    站起身来,张道然已经看清楚这位高人。似乎养生得道,卿凌子并不显老态。卿凌子在张道然眼中,就是一位普通人,虽念过古稀,皮肤肌肉也没有松弛。

    “养生是养生,修道是修道。”

    卿凌子身上没有灵气波动,人魂凝聚,张道然可以通过天眼,发现卿凌子自是一位普通些,力气大些的老道修。

    “师傅快些,我先上山了”

    还没有走出玉皇观,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微微一愣,卿凌子脸上带着笑意:“清斋道庵的同道来了,道友要是想去听道,或许清斋道庵可以帮忙。清斋道庵属于正一道,举荐道友的话应该可以有机会参加听道。”

    “道友要有想法,贫道与清斋道庵有些交情,清斋道庵陆静道长的弟子,是贫道当年捡的一个孩子,玉皇观没有条件收养,被陆静道长抱走。”

    卿凌子向道观门前走去:“贫道这算是送给陆静道长一位弟子,贫道说项或许能成功。”

    “卿凌子道友,既然有这种关系,为什么你不去听道?”

    诚如卿凌子自己说的,与陆静道长有交情,按说有机会参加听道。

    “玉皇观是小观,没有自己的传承,只有两部道经。陆静道长因此没有邀请贫道。到了天师府,作为观主都要讲道,贫道有自知之明,干脆不去。”

    卿凌子已经到了道观门前,陆贞提着蛋糕进入道观:“师伯七十大寿,师侄前来祝贺。”

    “你这丫头,天师府不是正在讲道,你们师徒来了,岂不是浪费机缘?”

    卿凌子嘴里责怪,脸上露出一丝丝宠溺笑容:“老道寿辰老道都忘记了,小丫头依然还记得。”

    “师伯的寿辰当然要记得,天师府讲道已经停止了”道观门前陆贞并没有进入道观,尊师重道乃是道门必须要遵守的规矩。陆静道长还没上山,陆贞还需要等待。

    “结束了?应该到明天晚上才结束吧。”

    陆贞解释道:“今年讲道有一位了道真修参与了讲道,以至于后面的讲道,张天师师伯直接取消了。”

    取消了?

    因为一个人讲道,后面就取消了讲道?

    不过这些问题,卿凌子很快失去了兴趣,指着院子中的张道然介绍道:“这位道友来自四湖县,师侄给这位道长一些机会,帮忙举荐一次,下次听道也能参加。”

    “张真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