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神雷符篆(第1/2页)
    张道然提出这个要求,许久之后,张道才面带愧色的来到张道然身边:“真人陆地神仙一样的人物,神宵派雷法传承,经历战火,现在十不存一,已经没有了当时呼风唤雨的神通。真人想要神宵派的神雷符篆,老道可以画一张,要是想看看神宵派神雷符召唤雷霆,老道做不到。”

    通过视频,张道然见到张道然凝烟成神的本事,张一茂从湖心岛归来,讲述当初听张道然诵读经书,那种神异的经历,张道就清楚,张道然是开派祖师级别的大神通者。

    自家几斤几两张道最是清楚,神宵派源远流长,传承至今已经没落。神雷符的传承,向来口口相传,曾经的战火,让老一辈真修,没来得及传承符印,就撒手人寰。

    神雷符篆张道会画,却没有相应的威力。

    张道然求符,张道不愿意在张道然这种开派祖师级别的真修面前,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贫道只是想看看神宵派的神雷符印,没有其他的想法。道友若是能画出来,贫道瞻仰瞻仰就可以。”

    神雷符篆,张道然神往已久,也清楚现在修道者没有道门兴盛之时,那些道门祖师种种神异本领,也没有奢望,张道能够召唤神雷。

    “一休,把老道的狼毫笔拿来。”

    张道满脸苦笑,眼眸中有些黯然。先辈传承,到了他们这一代,只剩下一个空壳子,张道心中羞赧。张道然想要看看神雷符篆,张道不好拒绝。

    一休等神宵派弟子微微一愣神,随即一休向神堂走去。

    “掌门认真了,狼毫笔向来不轻易动用,只有重要节日才会拿出来。”

    面对神奇的道门高士,一鸣等神宵派弟子感受到了掌门身上的压力。

    “好笔!”

    一休很快拿来一支做工优美,笔杆上刻着符篆的狼毫笔。这些符篆,不知道多久年月,依旧散发着淡淡的灵气波动。张道然乃是阵道符印大家,一眼就看出这支狼毫笔不简单。

    “这是开派祖师遗留,这些年来,笔头换了不知多少次,笔杆一直保留不敢遗弃。”

    双手接笔,张道脸色神情有些凝重。

    众人走进张道然的房间,站在一旁,张道手持狼毫,蘸着朱砂,微微犹豫落了下去。笔锋在黄表纸上划过,留下一道道复杂而又神秘的图案。

    张道然一直盯着狼毫笔,在张道笔锋落在黄表纸上的时候,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灵气被吸附到笔杆上。这一丝丝灵气,透过笔锋,融入到符印中。

    符印散发着淡淡的灵气,几乎少得可怜。这一丝灵气看似不起眼,却有着大用处。张道画出的神雷符篆没有召唤神雷的威能,却也能够辟邪镇宅,佩戴者鬼邪不敢近身的功效。

    张道然心中微微一动,注意力落在张道身上。心中微感失望,张道身上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四周的灵气进入张道体内,张道的肉身就像不存在一般,从张道体内穿过,没有留下一丝一毫。

    “这支狼毫笔,算得上是法器了吧......”

    狼毫笔能有这种神奇的威能,与狼毫笔笔杆上的符文有着直接的关系。吸附灵气,融入符文,让符文拥有鬼神莫测之能。可惜,张道没有修为境界,只是一位普通人,神雷符篆是正宗神雷符篆,无法融入更多的灵气,也就无法发挥更大的威能。

    “拥有法器,会省去不少功夫,贫道回山也应该制作这种法器......”

    神宵派祖师遗留的法器,有些地方已经被磨平,张道然还是能看得出来,这是一种简易的聚灵阵。张道然对与聚灵阵颇有心得,笔杆上刻画完整聚灵阵,不用画符者有多少修为,也能画出威力巨大的符咒。

    “真人......”

    张道放下狼毫笔,双手拿起神雷符篆:“请真人斧正。”

    符篆完成,看上去很普通,却有一种淡淡的正气蕴含其中。这一点张道能够感觉出来,却没有骄傲,双眼中反而流露出一丝丝黯然:“神宵派祖师,曾经也用这杆狼毫笔,画出能够召唤神雷的符篆,老道愧对祖师啊......”

    “错不在你,符篆贫道是第一次见到,神宵派祖师的确是得道高人。”张道画出的符篆规规矩矩,没有什么纰漏,只是欠缺符篆最主要的元素--灵气。神宵派祖师,制作出法器,画出神符召唤神雷,没有一定境界做不到。只是年代久远,符篆传承口口相传,现在断了传承而已。

    “真人要老道画符篆,想必不是为了驱邪,老道猜测,真人在符篆一道应该有所成就。”张道眼中的黯然散去,带着丝丝期冀。

    “贫道是第一次见到神雷符篆......”张道然说的是实话,张道然懂的符篆,神雷符看了一眼就了然于胸。《黄庭经》传承多种符篆,多是阵法上的符篆。不过,《黄庭经》传承的符篆感悟理解,让张道然在符篆上的境界,常人难及。

    拿起桌面上普通的毛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