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怒(第1/2页)
    ()    “不玩了...我快冻死了...”

    神龙还没有收去金光,一道带着惊恐,而且苦苦哀求的声音:“求求你,我不玩了,放过我吧...”

    “救命啊...救命啊...”

    大叫声在茫茫雪原,并不是很响亮,但是张道然还有梦熙却听得清清楚楚。梦熙看向上空,微微一笑:“小梦儿还是如此的调皮啊...”

    说是褚一梦调皮,梦熙眼睛中却有一丝隐晦的担忧。褚一梦刚刚上山的时候,因为三清观房间有限,而且身为一个女孩子,洗漱不便,就被张道然安排在了清斋道庵。

    褚一梦那个时候还小,而且性格内向。如果没有人问她话,她绝不会多说一句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褚一梦的性格大变,不仅仅调皮起来,而且已经算是顽劣。梦熙记得清清楚楚,褚一梦原本在清斋道庵,被庵里的那些师姐喜欢,后来逐渐排斥。

    不说清斋道庵那些师姐,被褚一梦捉弄了多少次,单单说她自己,就被褚一梦捉弄了几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让人感觉心里有气。

    那一次,梦熙放好了洗澡水刚刚进入浴缸泡澡,一条手臂粗的大花蛇,从浴缸中钻了出来。如果是一般女子,见此大花蛇,必然会尖叫出声,甚至是花容失色,从浴缸中跑出来春光泄露...

    梦熙作为修道者,那个时候已然是阴神大成,天地人三魂已经凝聚,只差一步,就能够反阴为阳,进入阳神境界。这一条大花蛇,怎么可能会在冬天出现?

    梦熙一眼看穿,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法术,破解了法术的刹那,在浴室,梦熙清楚的看到,一道娇小的身影,从浴室窗户跳了出去。

    在那之后,褚一梦消停了一个月。

    人有三急,纵然是修道者,也没有到辟谷境界,需要吃五谷杂粮。梦熙没有了道成仙,依然需要吃饭,吃饭就要去厕所。梦熙一次坐马桶,感觉身下有异,仿佛有万千条虫子,找洞一般...

    梦熙起身,马桶中钻出黑压压成千上百的蟑螂...

    再之后...睡梦中被感觉有人闯入,梦熙施展了法术,变化出一只恶鬼,把褚一梦吓得差点精神失常,从此离开清斋道庵,清斋道庵的师姐妹,才免除捉弄...

    后来褚一梦才知道那不过是一个法术,却从此害怕了梦熙。

    所以,褚一梦虽然年龄小,却把湖心岛搞的鸡飞狗跳,人人都有些害怕褚一梦。而褚一梦,似乎又很得到张道然疼爱,所以,湖心岛的弟子,敢怒而不敢言,任她胡作非为...

    这更加助长了褚一梦的嚣张气焰,最近手段越来越阴暗...

    “这不是调皮...”

    张道然脸色淡然。

    梦熙心中叹息一声:“他终究还是护着一梦,这样发展下去,一梦性格只会越来越嚣张,越来越阴暗,未来对于她的修道之路,未必是好处。他能够预知未来,神通广大,还看不清楚这一点吗?”

    “贫道知道,一梦最近有些顽劣了...”

    张道然依旧脸色淡然,让人看不出情绪波动。

    梦熙没有回应,她已经看清楚,张道然这就是护着褚一梦呢。这个时候,谁会触张道然的霉头?

    张道然看了一眼梦熙,他同样无法看清楚梦熙心中想什么。梦熙身上总是有一团迷雾,张道然可以在其他人身上,清楚地预知未来,甚至是知道别人内心想什么。甚至是,通过这个人,辐射到身边所有人...

    但是天眼神通,偏偏在梦熙这里失了效...

    虽然不知道梦熙心中想什么,张道然却是清楚,梦熙此时一定心中叹息不已。

    “一梦的性格变化,贫道有着很大的责任。湖心岛弟子上百,有些并不能修道。而一些弟子,通过太极拳,五行八卦掌,已经打通了一些经脉,未来入道可期...不过,最近这些时光,有些弟子疏于修炼,却开始享受起来...”

    梦熙脸色一动,张道然接着说道:“一梦顽劣不假,她经常捉弄他人,但是湖心岛弟子,被捉弄了,必然是会想方设法的,躲避捉弄,甚至是反之捉弄一梦...有了这种想法,就会不断钻研道经,创出一些道法...湖心岛底蕴终究不足,而贫道参悟的道法,很多弟子无法修炼...贫道不能教导,他们也需要努力...”

    梦熙忽然明白了...

    湖心岛弟子,其实相比较其他教派,已经算是很团结了。湖心岛内内外外一片平和,张道然坐镇湖心岛,有没有了外部威胁,湖心岛弟子自然没有危机感。

    没有危机感,就会失去动力,开始享受起来。

    只有通过外部刺激,才能够让湖心岛弟子,珍惜时间,努力修炼...张道然想法虽好,但是去失去了控制...

    就比如,三清界之中的狩猎...就是张道然为了磨练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