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祭旗出征(第1/2页)
    ()    顾年自然是见过刘毅的,不过刘毅认不认识他就不一定了,一直以来,刘毅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在朝中,给人的感觉,都不是那种太强势的主,当然,这是没有跟刘毅共事过人的想法,没见李严现在在刘毅面前都得客客气气的?

    以前顾年觉得刘毅不过如此,能有个不败将军的名号,也是一辈子当缩头乌龟缩出来的,但这一刻,看看这点将台上面无表情的刘毅时,莫名的心中生出一股难言的压抑,来到点将台下,也没提枷锁的事情,只是躬身道:“末将安门校尉顾年,拜见都督。”

    “顾年?”刘毅眯了眯眼睛,这是太子给他的人,而且刘不止一次在刘毅面前夸赞这顾年才学,不过如今看来,也不是什么人物,他领军这么多年,就算有人要给自己使绊子,也要找足够的理由,这么堂而皇之的给他下马威的,还是第一次。

    看着顾年,刘毅突然有些想笑,现在的年轻人,脑壳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这种货色,也能成为太子舍人?

    “我听说过你,三年前长安书院升学,你以辩才力压同侪,被太子看重,封为太子舍人。”刘毅看着顾年,摇头叹道:“官儿不大,本事也未见过,但这架子却是真大,灞桥大营五万将士,包括本都督、魏延将军、姜维、邓艾、诸葛乔、庞宏等一干将领在内,在这冷风之中等了你们两个半时辰,便是陛下也未曾有过这等排场,诸位觉得,自己配吗?”

    “噗通~”顾年身边那青年在入营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不对,他们这次不只是贻误军机,还犯了众怒啊!

    “都督恕罪,昨夜太子为我等送行,多喝了一些,是以才误了时辰,望都督恕罪!”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司空,可真不是什么软柿子,亲自在这寒风之中站了一个上午,就是要让他们激起众怒,原本这事儿只要刘毅打个马虎眼,过去也就过去了,但三军将士在这里一起等了一个上午,这是摆明了要杀他们!

    “魏延!”刘毅没理他,只是冷声喝道。

    “末将在!”魏延大步踏出,朗声道。

    “我大汉军法,贻误军机者,该当何罪!?”刘毅冷声道。

    “当斩!”魏延喝道。

    “那你还站着干什么?难道要本都督亲自动手?”刘毅冷然道。

    “喏!”魏延高喝一声:“拿下!”

    立刻便有数十名执法军上前,将这些人踹倒按在地上,有人反抗,但哪是这些久经训练的将士的对手,须臾间,便部被按倒在地。

    “放开我!”顾年面色有些发白,原本他已经准备好了说辞,但刘毅显然并没有跟他辩论的意思,一身辩才根本施展不出来,此刻被两名如狼似虎的执法军按在地上,也顾不得什么封堵,抬头看着刘毅道:“刘毅,我乃太子舍人!你干杀我?”

    “呵~”刘毅被逗乐了:“就你,也配自比孔明?斩!”

    顾年还想说什么,早已上前的刀斧手手起刀落,二十六颗人头落地,刘毅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只是目光看向三军道:“我不管你们在进这座军营之前,是什么身份?世家子弟也好,太子舍人也罢,但入了军营,你们的身份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保家卫国的战士,是军人,军法高于一切,若军中都是这等散漫之人,我不敢想象凭他们如何能够保家卫国!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听明白了吗!?”看着寂然无声的三军将士,刘毅突然咆哮道。

    “喏!”三军将士一个个挺起胸膛,齐声应道,千军万马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声音直冲九霄。

    “上车,出发!”刘毅一挥手,三军将士迅速在各级将官的带领下出营,登上早已准备好的轨道车之中。

    “都督好手段,这二十几颗人头,换来的却是三军将士的认可!”姜维跟邓艾等人一边登车,一边低声谈论道。

    “是这些人找死!”邓艾冷哼一声笑道:“那股朝恩之名我也听过,如今看来,也就是个只会逞口舌之利之人。”

    以邓艾对刘毅的了解,若不是这些人脑袋抽筋,跑来给刘毅找下马威的话,刘毅还真不屑用这种手段来立威。

    同为大汉年轻一辈的俊杰,一个是诸葛亮的弟子,另外一个是庞统的弟子,二人不但常常会被人拿来作比,两人之间也多有较劲,不过关系倒是不错,就如诸葛亮和庞统一样,是谁也不服谁,但却能有共同话题的那种。

    “其文采倒是不错。”姜维上了车,跟邓艾坐在一起,看着窗外排队上车的将士,摇头笑道:“只是却选错了对象,也选错了地方。”

    “嘿,太子太子,不过是个庶出子,陛下又春秋鼎盛,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来招惹司空!”邓艾冷笑道。

    “慎言!”姜维闻言面色一变,瞪了邓艾一眼道,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太子,大汉储君。

    看了看左右,见没人注意这里,姜维才转移话题道:“不过这顾朝恩文采也不俗,如此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