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第二波竹杠(第1/2页)
    阿福闻言一愣,他转过头,确认庄乐贤的确是在对自己说话,首先他是感觉有些奇怪,而后这句话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再次确定庄乐贤是在骂自己,阿福这才一瞪眼,张嘴就要骂。

    但苍浩波却提前一步笑道:“庄贤弟,几日未见,你这脾气见涨啊。”

    “副城主大人说的哪里话,小人从小脾气就不好,最看不惯狗仗人势的东西。”庄乐贤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他和皇宇辰一样,都对这个副城主苍浩波没有一点好印象。

    “脾气不好,是可以改的,不是吗。”苍浩波眯着眼睛看着庄乐贤,眼神之中包含的威胁意味毫不掩饰。

    “有的人脾气能改,有的人脾气改不了。”皇宇辰在一旁开口道:“屡次三番的打脸,却还不知悔改的人,也大有人在,你说对吗,副城主大人?”皇宇辰也同样眯着眼睛看向苍浩波,这是他第一次和庄乐贤站在统一战线上。

    对于春湖永城,庄乐贤和皇宇辰的感觉差不多,没有一点好印象。皇宇辰是被强行带进来的,庄乐贤也是一样。他们被带进来都是因为春湖永城自身的需要,庄乐贤是因为他是死气修炼者,可以被春湖永城所用,而皇宇辰则是因为自身带有许多秘密,引起了尹子平的兴趣,而且皇宇辰的灵魂契合度,和徐远山极高。

    说白了,皇宇辰和庄乐贤一样,对于春湖永城来说,他们两人都是工具,值得利用的工具罢了。而现在皇宇辰因为徐远山的缘故在春湖永城又有某种地位,让副城主苍浩波都有所忌惮,这个时候庄乐贤的心里是十分畅快的,有这样报仇的机会,他绝对不会放弃。

    “呵呵呵。”苍浩波听见皇宇辰说话,干笑了两声,而后瞪了一眼阿福,阿福狠狠的瞪了庄乐贤一眼,而后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托盘放在苍浩波面前的小桌上,皇宇辰瞟了一眼,上面有一厚厚的银票和一些其他东西,银票是单独放在外边的,其他东西却被轻纱盖住,看不真切。

    “同僚,我这次过来,是奉城主的命令,给你送来出去你能用到的东西的。”苍浩波冲皇宇辰笑笑,随手拿起托盘上的银票,道:“这里是祈天帝国通用的银票,七十万两,你出去之后应该用的到。”说完,苍浩波将手中那一摞厚厚的银票直接递给皇宇辰,皇宇辰瞥了一眼,并没有伸手去接。

    他还没弄明白苍浩波这次过来的意思,所以他给自己的所有东西,皇宇辰都不会随意接的。

    “怎么,嫌少?”苍浩波看着皇宇辰,问道:“以现在祈天的物价,这七十万两银子,可是够一个五口之家活几十年的,哪怕要做你的事情,这些钱也不是小数目。”

    “是不大多。”皇宇辰看着苍浩波,道:“我发现你们城主也有些小气,这么大个春湖永城,你们也不用银子,出手就之后这么点?打发我?”

    “我自己赚的都比这多。”一旁庄乐贤也帮腔道:“还不够老子自己用的。”

    “你那是赚的钱?亏你能说的出口!”苍浩波怼了庄乐贤一句,而后看向皇宇辰,道:“本来准备的比这要多谢,但同僚小哥,你忘了?之前你可是去过康复部,在那杀了八个我们春湖永城的人,其中四个还是执法部的执法者,没给你扣下就不错了,城主大人说了,死一个人,扣除三十万两银子,也就是说,本来给你准备了三百壹拾万,你杀了八个人之后,就剩七十万了。”

    说着,苍浩波再次将手中的银票递给皇宇辰,皇宇辰皱眉瞥了一眼,还没想去接的意思,一旁的庄乐贤嘿嘿一笑,伸手一把将银票拿在手中,道:“你不要我要,钱可是好东西。”说着,他将厚厚的一摞银票直接揣在自己的衣襟之中,一脸笑意。

    庄乐贤小人得志的样子让一旁的阿福看了一脸鄙夷,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这一幕让庄乐贤看到了,他立刻一瞪眼,问道:“侍者大人?你是吃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吗?怎么嘴都歪了?”

    “我吃的好极了,只是看到了碍眼的人,心情十分不好。”阿福白了庄乐贤一眼,口中毫不示弱。

    “哎呀,我也有同感,之前心情还不错,自从看到使者大人之后,我这心里就和吃了苍蝇一样,看来我还是离使者大人远一点,剩的一会招苍蝇。”庄乐贤说着,装模作样的后退了一步,直接站在了皇宇辰身后,脸上露出了衣服极其复杂的表情,既难受又夹杂同情,嘴角还微微上扬,用这样的表情看着阿福,就好似真的看到一个笑话一样。

    阿福一直跟着苍浩波,身居高位,哪里受过这样的气,皇宇辰给他气就算了,毕竟皇宇辰现在代表了徐远山,但庄乐贤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和他说话。阿福眼睛一瞪,双手之间红芒大盛,瞬间爆发,一拳直接轰向庄乐贤。

    而庄乐贤不紧不慢,全身一片黑色雾气喷涌而出,直接将阿福打出的红色拳印包裹,瞬间将这股能量化为乌有。

    “使者大人好大的气啊,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庄乐贤脸上露出招牌的诡异笑容,他双手直接黑色雾气凝成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