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衙司都府 小小书屋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来人正是邓岳的义子何进,要说能躲过邓岳的全力一爪的人,本就寥寥无几,而在这其中最了解邓岳的人自然非何进莫属。

    当郑言明从眼前消失的那一刻,邓岳便猜到有可能是何进来了,其实在那一刻,邓岳还抱着一丝希望,那就是何进没有背叛自己。

    只不过,当何进出现的那一刹那,邓岳知道自己彻底的错了。

    “进儿,你······”邓岳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再次质问自己,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何进。

    “义父,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识时务者为俊杰。”何进的目光有些闪烁,他的内心也是挣扎过的,他不敢直面邓岳,因为他怕,他怕自己内心承受不住这份煎熬,他知道,若是想要办成大事,必须要自己狠下心来。

    “义父,你要是一直呆在囚狱监该多好,白凤堂有我管理着,北都城那里也有我给你打点着,在那里一直呆到死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跑出来呢?”

    听到何进这么说,邓岳眼前闪过当年的一幕一幕,当年的金戈铁马,当年的驰骋沙场,当年在叶城和楚伯玉硬耗了了半个月,最后等来的只是北都城的一纸撤军之令。

    当年他怀疑过,为什么会突然让自己撤军,只要坚持一下,叶城也是有希望能拿下来。

    可是事实却是,北都城那里让自己撤军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是邓岳不想死的不明不能白,于是他带着自己的军队回了北都城。

    北都城中耸立在中央的那座宫殿里,刚刚继位的小皇帝,露着稚嫩的目光看着殿前跪在那里的邓岳。

    “邓岳!你以下犯上,该当何罪?”这一声怒喝出自高高在上的皇位,可是却不是那个稚嫩的小皇帝所说的,而是坐在一旁的太后。

    邓岳叩首不语,他知道,现在的北都城里已经没有自己可以说话的份了。

    何进见到邓岳发愣,便继续说道:“义父,你

    可知道北都城的那帮人本想着杀你,是我疏通关系,让他们留得你一命,我只求你一直呆在那里不要出来。”

    邓岳心中在滴血,他曾经无数次以为北都城的那帮人会杀了自己,可是他们一直没有下手,他以为这是他们对自己的折磨,让自己永远关在这永无天日的囚狱监中。

    可是谁能想到,这一切都是何进的意思。

    “还不如当初杀了我。”邓岳不甘,他已经被北都城背叛了一次,这一次没想到背叛他的竟然是他的义子。

    何进的状态有些疯癫,他还在那里不停地说着:“你看,我将白凤堂管理还不错吧,楚国的大皇子,北都城那帮人,现在还有个郑家,这都是你不在的这些年我的功劳,可是现在你出现了,我所做的一切,都要拱手让给你,我不甘,我不甘呀!”

    何进嘶声力吼着,在那一瞬,何进周身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让祁连玉感到惊讶的是,何进所爆发出来的气势,竟然不在邓岳之下。

    邓岳对于何进爆发出来的气势也是心中一惊,他知道,自己确实老了,老得对方隐藏了实力,自己竟然不知道,老得竟然会相信别人了,尽管这个人是自己的义子。

    何进气势迸发,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柄长刀,长刀三尺有余,刀身更是花纹遍布,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要吞噬这里的一切。

    “义父,这刀是您给我的,今天我便用这刀,杀了您。”

    说着,何进便拖着长刀猛然冲了出去,转瞬间便要到了邓岳的面前,而因为何进出手的太过突然,祁连玉又有大皇子手下的五名高阶武师拖着,所以也没有来得及过去救援。

    此时他见到何进冲出,便向邓岳大声喊道:“邓老头!他要杀你了!”

    邓岳猛然一惊,这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看着接着便看到何进的长刀朝着自己的面门劈砍了过来。

    刀风呼呼,仿佛漫天火焰纷纷落到自己面前,邓岳急忙向后退去,只

    是因为反应稍微迟了些,被刀风劈到了肩膀,殷红色的鲜血从邓岳的肩膀处汨汨而出,顺着他的手臂,滴落在地上。

    祁连玉见到邓岳受伤,眉头也是紧皱,想着过去帮忙,可是面前的五人哪里会给他机会,齐齐上阵,拳脚相加,若是这五人中的任何一人,祁连玉都有信心打赢对方,可是现在对方是五人齐上,这就让祁连玉有些招架不住了,而这时候又想着过去帮邓岳,便让五人有机可乘,没过几招,祁连玉便被对方打的口吐鲜血,受了内伤。

    祁连玉见到自己招架不住,便没有再硬拼,而是凭着自己的灵活,和对方周旋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侧的邓岳和何进也打的不可开交,虽然邓岳受了伤,但是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也一直能和对方周旋开来,只是因为体力问题,倒是越往后,邓岳越是吃亏,所以虽然现在两人不分上下,但是时间久了,邓岳败下阵来,会是板上

章节目录

衙司都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小书屋只为原作者胡不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胡不乖并收藏衙司都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