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互相见面了(第1/2页)
    纸上写得内容就是杀人凶手的具体位置,最后大写的“速去”两字,让蓝瘦不敢在这里有丝毫停留。

    凶手在今夜会到城隍庙附近的义庄。

    至于偷什么尸体,蓝瘦不清楚,他不想枉加猜测。

    不管给他递东西的人是谁,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不想错过。

    至于妞妞和那两个人,他……

    最后左右为难之下,他迅速拉住一个乞丐,给他拍了五文钱,让他给妞妞他们带个口信,让妞妞他们在城隍庙庙门前等着他,他有要紧事要办。

    蓝瘦对妞妞的描述很简单,像妞妞一样头上不插发饰的年轻貌美又可爱的粉衣佳人,只要看到就一定能认出来。

    当蓝瘦前往义庄的半路上,他心里突然有些担忧,想起了秦君离曾给他讲得一个故事。

    那个故事的悲剧,在某人看来就是一场悲剧。

    他刚才对乞丐说的那番笼统的描述,好像,似乎,有违他一贯水准。

    现在回去看看,然后再回来去义庄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天人交战也就三秒钟,蓝瘦便决定了是继续去义庄还是回去看妞妞。

    他……朝着义庄去了。

    只因那纸上写得“速去”俩字是用朱砂写的。

    义庄,是陈寨镇所有无人认领尸体的聚集地。

    由于它们所处的阴界跟人间的阳界不是一个世界,为了突出这种冲突感,义庄周围相对比较阴森。

    周围草木茂盛,偶有乌鸦叫声呱上两声,蓝瘦还在一棵树上看到了一只倒挂着的猫头鹰。

    杀过人的并非都是毫无人性的,有人性,那么就会就害怕的东西。

    尤其是在这种月亮很亮,树影明显的夜晚。

    风吹过树丛,带出来的影子总能给蓝瘦的心里铺上一层压力,然后一层又一层,好似无穷尽一样,唯一的解脱好像就是把逃离这里。

    逃离分两种,一种拔腿就跑,一种两眼一闭,两腿一登。

    这两种结果,蓝瘦都不能认同,他宁愿忍受这种这么也不向黑暗妥协。

    就算真有妖魔鬼怪又怎样?他早就身处地狱,所以,没有什么好怕的!

    他还等着把凶手抓到,然后从牢里拉出秦君皓,再然后让那俩一模一样的人当面对质呢!

    不管怎么,他都得弄清楚他到底要跟的人是谁!

    花公公这时候想必已经快到京城,他让人送的信才刚刚出发,等消息的过程太过漫长,倒不如他自己查明真相。

    在前途当面,他不能马虎,马失前蹄这事,他不想发生在自己身上。

    没有前途的话,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当锦衣卫!

    义庄里。

    破败的里面更加阴森。

    门没有关,正对门就是两具挨挤着的尸体。

    他娘的,前几天来这里尸体可没这么多,怎么就几天的功夫,尸体都快放不下了?

    实在不寻常!

    为何这几天他都没有听到有人去衙门报案?

    这么多新鲜尸体,怎么看怎么不像无人认领的。

    那递消息的人真当爷爷好耍呢?!这地儿除了尸体一个喘气儿的没有(他本人除外)。

    在掀开草席看过一溜尸体后,蓝瘦满腔怒火,对着义庄里的墙就打了好几拳。

    就是蓝瘦砸墙的这番响动,惊动了一个正在往义庄门口来的黑影。

    他的脚步在原地逗留一瞬,然后缓缓抽出后腰上别的一把刀,溜着墙边儿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义庄门侧。

    此时,蓝瘦的脚步声距离门口越来越近,他突然觉出一股杀气,那杀气就在门外。

    多年生死关头走过来的人,对杀机的敏锐度能超出普通人五倍不止。

    脚步不停,手里的绣春刀快速出鞘,对着门侧就挥了过去。

    一番动作干脆利落,却落了隔空。

    目送一道黑影迅速逃离,蓝瘦毫不犹豫紧追不放。

    “还不束手就擒!?”蓝瘦追上黑影,跟他打了几个回合,那黑影就被打趴在地。

    被打趴的毫无悬念,蓝瘦总觉得这事儿解决的太快。

    不踏实的感觉让他有点儿郁闷,但也没办法,他一时找不出让他不踏实的根由是什么。

    黑影被制服,一个字没说,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蓝瘦觉得奇怪,踢他一脚,他依然没有动静。

    暗道不好,蹲下身体查看才发现这人已经死了。

    借着月光,在他身上搜了搜,结果从他怀里搜出一张布帛血书。

    月光虽然讲,上面的字,蓝瘦看得还是不太清楚。

    于是扛起尸体就回了义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