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平息祸端(第1/2页)
    竹林,单卓坤将一只手轻轻的放到了丽莎儿的肩膀上,随着他念诵起《往生绝》,四周顿时凭添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梦幻色彩,给人以安定温柔的感觉,仿佛与刚才身处在两个不同的环境里。

    在储奇相讶异的注视下,不多时,天门大开,一道炫目的金光从天幕处斜斜射下,将丽莎儿罩在了里面。继而,无数碧蓝色,拥有点点光亮泡沫顺着她头顶的上方飞出,依次飞向光柱的顶端。随着这些泡沫消失在天际深处,金光消失,又再次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

    待一切完成后,单卓坤低下头去,只见一个蓝灰色的,人头鱼身的鲛人仍躺在地上,身体一上一下的游移着,看上去呼吸极为艰难。

    他见储奇相快步来到鲛人的身边,弯下腰打算伸手将其抓起,忙伸手拉住了对方,急切的劝说道:

    “大叔,她既然已经知错了,就放一条生路吧。”

    “放生?”储奇相讶异的说道,“她刚才可是一心想要杀了你。”

    单卓坤微微一笑,平静的说道:“常言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况且,即便是她要受到惩罚,也不应该是由咱们来进行。”

    储奇相低头思索片刻,他忽然悟出了对方的意思。单卓坤说得没错,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不仅是给别人一条生路,更是给自己种了一片福田。况且,按照这鲛人之前所做的种种错事来说,即便他们饶了它这一回,怕是也难逃天庭的惩处。

    “好吧,就依你说得做。”储奇相欣然道。

    单卓坤听到这话,顿时开心得像个孩子。

    “大叔,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咱们就赶快去吧。”

    说罢,他从地上抱起了仍垂死挣扎的鲛人,迫不及待的向竹林边缘走去。

    储奇相见单卓坤如此行为,便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快步来到尉迟宝林的近前,将其抱在怀中,紧随而去。

    海边,此刻的风浪与先前相比,似乎小了许多。单卓坤和储奇相双双站在岸边的礁石上,远远的眺望着暗夜当中幽深的海面。此刻,他们的怀中还分别抱着负伤的鲛人与昏迷不醒的尉迟宝林。

    “你听着,我们今天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但是也希望你能够好好反思一下,以后千万不要再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坠入魔道。”

    过了一会儿,单卓坤低头对鲛人说道。

    随后,他蹲下身子,趁着一个巨浪袭来,将鲛人放进了海中。这鲛人原本是昏昏沉沉的,突然接触到了水,精神顿时为之一振。这才意识到自己此番已然得救。

    虽说它并没有如同人类一般丰富的思想意识,但出于本能,心中亦是对单卓坤和储奇相感激不尽。在水中摇头摆尾了许久,方才缓缓转过身去,慢吞吞的向海水深处游去。

    “大叔,此番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帮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直到望不见鲛人的身影,单卓坤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侧身看向了身旁的储奇相。

    “等我回到朝廷,一定要向皇上说明,让他降旨给大叔个官职。”

    储奇相听到这话,遂朗然大笑道:“无需。正所谓,无官一身轻。我如今虽说不在官场,但却亦是有着你们所没有的逍遥自在,日后也不想去做什么劳什子官员。若是你喜欢,以后咱们可以常来常往,喝酒品茗聊天。”

    单卓坤点了点头,调皮说道:“这是自然。大叔放心,我是不会白吃白占的。我肯定会先备好茶水,好好的听大叔讲故事。”

    “好,一言为定。”储奇相笑容更盛。

    回到渔村,单卓坤和储奇相先盘膝打坐为尉迟宝林修复了体内的伤处,随后才各自歇息。

    次日清晨,尉迟宝林在二人的期待中幽幽传醒。此刻的他虽然记得被封穴之前的事情,但却对后面的除妖过程一无所知。

    在他好奇的追问下,单卓坤和储奇相将整件事情全盘托出。

    尉迟宝林听后,心中自是感慨不已。却又对自己没能参与进来,深感遗憾。单卓坤见他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又从旁劝慰了一阵,这才安抚住了对方的情绪。

    由于心中惦记着回去交差的事情,用完早餐,单卓坤和尉迟宝林双双向储奇相道别。

    储奇相虽说心有不舍,但却也知道‘人在官场,要以责任为先’的道理。于是,便也就不再过多挽留。只是与他二人约定,日后有空,可常来渔村小聚。

    出村后,单卓坤见四周无人,这才又作法运用青骨剑回到了前日停放轿子的街道中。

    轿夫在等待了漫长的一夜后,此刻均已又困又累。然而由于之前的吩咐,却又不敢先行离去,只能咬牙坚持,此刻正坐在原地休息。

    此刻一见单卓坤和尉迟宝林回来,他们的精神骤然为之一振,纷纷起身将二人围住。

    “二位大人,你们可总算回来了。”为首的轿夫关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