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酒囊饭袋(第1/2页)
    转轮王幽冥神眼射出精芒,扫视人间道前的所有阴魂,少顷,阴恻恻笑道:“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本王请你出来?”

    阴魂群中的楚长歌心中一震,知道业已行踪败露,藏是藏不住了,若是装疯卖傻,不免有失风范,当即越众而出,镇定自若的望向轿子上正瞧着他的转轮王,笑道:“果然不愧是阴曹阎罗,神眼一扫,就能发现楚某所在,楚某佩服。”

    转轮王并没有急于将楚长歌捉拿起来,反而是重嚟眼见楚长歌走了出来,面色大变,急忙招呼周围阴差道:“快将这狂徒抓起来!”

    阴差们得令,况且转**王就在这里,怎敢有稍微迟疑,不竭尽全力表现?立时向楚长歌一拥而上。

    楚长歌身形一闪,施展乾坤无距倏然掠出数丈之外,雄浑真气爆发开来,犹如沉寂火山突然觉醒,将紧跟着冲来的众多阴差接连震倒在地,一个个哎呦惨叫,灰头土脸。

    重嚟大怒,在他人间道的地盘,却有狂徒气焰如此嚣张,只觉老脸都快丢尽了,何况转轮王就在一旁瞧着呢,更是气的七窍生烟,跳着脚怒骂道:“你们这些饭桶,还不赶紧将这小子拿下,简直气煞我也!”

    阴差们惶恐不已,楚长歌这个点子着实扎手,虽然境界不深,但真气之狂猛简直是匪夷所思,哪里是他们这等地府小喽啰能够制服的?

    重嚟也知指望这些酒囊饭袋拿下楚长歌,无异于是痴人说梦,当即从腰间抽出轮回法器“人道棍”,便要亲自出手。

    却听转轮王淡淡的道:“都住手。”

    众阴差被楚长歌打的七零八落,丢盔弃甲,早已斗志消磨,耳听转轮王让住手,无不是喜出望外。

    重嚟刚想一展身手,闻言怔怔望向转轮王,道:“大王……”

    转轮王只作不理,这些阴差是酒囊饭袋,重嚟可谓是难辞其咎,人间道守卫力量如此薄弱松懈,楚长歌区区一个结丹境修士都能纵横来去,所向披靡,若是再来个强一些的,还不将这里闹翻了天?

    “哼!”

    转轮王冷冷哼了一声。

    重嚟顿时吓得臭脸惨白,双膝止不住便要弯曲下去。

    眼下还不是计较重嚟尸位素餐的时候,转轮王的目光一直都在楚长歌的身上没有片刻移去,忽然啧啧称奇道:“瞧你真气雄浑,根本不是阴魂,竟然能伪装的如此惟妙惟肖,连本王的幽冥神眼都无法洞破,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本王真是好奇啊,你的真实修为才不过是结丹境,凭你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打破两界壁垒,你是怎么来到鬼界的?”

    见这位转**王没有立刻将自己捉拿起来,楚长歌自然是乐得闲聊几句,没准话说开了,不必再动刀动枪呢?

    “楚某自然是无法凭一己之力来到鬼界,但并不意味着不能走进由他人开辟的两界之门,世间能破开两界壁垒者虽然不多,却也不少,转**王又何必讶异。”

    转轮王嘿然道:“如此说来,是有大法力者送你来鬼界的了?那人是谁?六界能送两界壁垒者固然不少,但本王却也多数都能认识,还有,你来鬼界所谓何事?”

    楚长歌苦笑道:“转**王的问题未免太多,楚某也不知该从何答起。”

    转轮王沉声道:“先说说是谁送你来的鬼界,小子,你若识相,就一五一十的招供,若是再敢抖机灵,就算你背后站着的是什么不好惹的大人物,本王也断然不会心慈手软,制你一个擅闯地府、殴打阴差之罪!”

    “大王休要那么大的火气,楚某已是身陷囹圄,在你法眼之下无所遁形,插翅也难飞,又岂敢有所隐瞒。”楚长歌嘴上说着,心中却是寻思,若是说出是小泰戌送自己来的鬼界,以地府森严法度,这个转轮王铁面无私的心性,断然会牵连太玄山上下,实话实说,未免得不偿失,还是得模棱两可令其投鼠忌器才是上策。

    念头飘过,他呵呵一笑,说道:“楚某出身于人间界海外三大仙山之一的靈山,得师门长辈吩咐,偷偷潜入鬼界来查探一件事情,未免事情闹大,众生皆知,这才以秘术伪装,没有率先通禀,还望转**王见谅,卖我靈山一个面子。”

    提到靈山,转轮王眉头不禁深深皱了起来,人间界的海外三大仙山,道统绵延万古,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天庭地府诞生以前,即便他是十殿阎罗之一,鬼界最有权势的大王,也是不敢小觑,有些郑重道:“原来是靈山弟子。”

    楚长歌笑着拱拱手。

    转轮王作为十殿中最为不近人情的阎罗,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即便对靈山有些忌惮,但也只是有些忌惮而已,说不上畏惧,更谈不上惧怕,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楚长歌离去,脸色突然一沉,冷冷道:“可就算你是靈山弟子,也不该如此肆无忌惮的违背六界界规,不经准许,擅自闯入我鬼界,更窥探阴曹地府,乃至六道轮回,倘若今日不将你绳之以法,明正典刑,日后众生有样学样,我地府威严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