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决战(第1/4页)
    > 乱世栋梁

    如潮的齐军骑兵扩散开来,宛若天罗地网,将梁军步骑环绕。

    举目望去,四周尘土大作,到处都是骑兵,仿佛被铜墙铁壁所围困,此情此景,让李笠想到了自己看过小说里提到的一段话:

    百骑环绕,可裹万众,千骑分张,可盈百里。

    这话为成吉思汗所说,横扫欧陆的蒙古骑兵,很好的印证了这段话。

    骑兵的优势在于速度,而且冲锋起来威力惊人,数十骑的冲击力,媲美上千步卒的冲锋,而数千骑的军队,其战斗力超过万余步兵。

    当然,前提是这些骑兵训练有素,而不是仅仅会骑马的骑马步兵。

    现在,面对数千骑兵的包围,李笠可不敢大意。

    他的兵马总兵力占优,但骑兵数量处于劣势,所以兵力优势无法转换为战斗力优势。

    将士们连日征战,方才又刚打完一场大战,体力明显下降,双臂发酸,身体发沉,伤口隐隐作疼,且有大量俘虏。

    所以俘虏是不稳定因素,即便要杀,也来不及了,不过李笠却不这么认为。

    这些俘虏,原本三人一组,被铁链铐着手腕,这些铁链,是梁军为了抓俘虏,特地备下的。

    因为齐军骑兵出现,这些俘虏被聚在一起,作为人墙,挡在梁军军阵左翼。

    而上一场战斗遗留的辎重车,作为屏障,挡在梁军军阵右翼。

    土丘,位于梁军军阵之后,上面又聚集不少兵卒,以尸体、各种物资作为障碍物,守住军阵后背。

    土丘南面,可朱混元看着眼前梁军阵型,有些佩服: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能够排出这般阵势,也算是训练有素了。

    但看着满地尸体,可朱混元的心情很快滑落。

    他还是来晚了一步,这支官军被梁军歼灭,如此看来,另外两路官军,恐怕凶多吉少。

    蒙城遇袭,粮草被烧,导致各路官军被迫撤退,又因为后方有敌骑在活动,行军变得谨慎起来,以至于被对方抓住机会,逐个击破。

    即便要逐个击破,也得麾下将士骁勇善战才行,而梁军做到了,所以,这才是李笠真正的实力。

    想到这里,可朱混元不由得后悔,当初他在九里柞时,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只是没想到,那李笠十分狡诈。

    居然舍得把将近三万步骑当做诱饵,引他们露出破绽,然后抓住这个破绽,制造更大的破绽,并做到了逐个击破。

    还好他当机立断,让步兵自行后撤(有部分骑兵随行),自己带着骑兵主力往北移动,搜索并找到了梁军主力。

    若再晚一步赶到这里,对方可就身而退了。

    现在,趁着对方刚打完一场大战,体力下降,来不及修整,正好将其一举歼灭。

    齐军很快做出应对,一边环绕敌阵、以骑射放箭,不时试探进攻,试图寻找破绽。

    但梁军军阵严密,暂时无懈可击,不过...

    其左翼,是被俘的溃兵,因为数量不少,所以梁兵看押不过来。

    这是机会。

    齐兵向俘虏们喊话,让他们等信号,一齐往外跑。

    不一会,信号起,被三人一组铐在一起的俘虏们,呼啦啦向外跑,如同水银泻地。

    站在后方的梁军弓箭手,无法射击跑在前面的俘虏,根本就无法阻挡俘虏们外逃,但很快,有不少梁军步兵跟在俘虏后面跑出去。

    从一开始,梁军就没法打算把俘虏们“钉”在左翼,可朱混元也看出来了,已有准备的骑兵立刻扑向这些尾随而出的梁兵。

    骑兵的目标,并不仅仅是这些出击的梁军步兵,还有必然会一同出击的梁军骑兵。

    然而梁军骑兵并未出击,出击的步兵见齐军骑兵扑来,立刻往回跑,缩回阵中,以长矛列阵,护住侧翼。

    军阵出现的破绽,很快消失,梁军背靠土丘,和齐军对峙,无论齐军骑兵如何袭扰,就是缩头不出,只管放箭,宛若刺猬。

    可朱混元观察了一会,发现梁军箭矢似乎很足,所以要想快速分出胜负,己方就得强攻。

    骑兵若强攻严阵以待的步兵军阵,即便最后能打赢,伤亡会很大,无非是值不值得的问题。

    齐军骑兵出击求战,马没有披甲,所以并无具装甲骑,冲击梁军军阵,伤亡更不会小。

    可朱混元思索片刻,让人将逃回来的兵卒释放,以斧砍断铁链,再发放兵器,准备投入作战,如此,己方兵力就增加许多。

    结果没过多久,一个消息传来:梁国的那个‘李贼’,就在眼前阵中。

    齐军将士大多知道,天子对“李贼”恨之入骨,说活捉或斩首李笠者,封王。

    许多被俘、逃回来的俘虏,都说梁军主帅表明身份,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