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6章 古立松证道(第1/2页)
    > 修罗剑神

    第1826章  古立松证道

    第1826章

    囚山派。

    古立松自远处行来,他身上的气势隐而不发,神情平静,目光平视着前方的囚山至尊。

    在古立松赶赴囚山派,相隔很远的时候,囚山至尊就感应到了。

    “就是古立松,想要效仿王腾,以至尊铺路证道?”

    囚山至尊眸光开阖,一束金色的眸光激射而出,照射在古立松身上,带着一股可怕的压迫感。

    同时,那眸光犀利,仿佛可以洞悉一切。

    然而,古立松从始至终都很平静。

    他深邃的眸子与之对视,金色的眸光射来,犹如沉入无尽的黑暗深渊之中,无法洞穿他的秘密。

    这令囚山至尊微微惊异,看向古立松的眼神微微多了一分凝重。

    “我没有效仿谁,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

    古立松平静的开口,在距离囚山至尊百米之外停下。

    百米这个距离,对于他们这等级别的存在来说,不过瞬间就可缩近为零,这并非一个安距离。

    但古立松并无顾忌,从始至终都从容自若,从这囚山至尊拱手道:“古某今欲证道,请赐教。”

    说话间,其身上那蛰伏的可怕气息,蓦然之间绽放而出。

    那滔天气焰如龙一般直冲九天,令得天地异变,声势恐怖。

    囚山至尊顿时面色微变,因为他感觉到,这股威势竟然不逊色当初的王腾多少,令他感受到了威胁。

    顿时之间,囚山至尊脑海中便是念头纷涌,眼前这个人,或许真有以至尊证道的能力!

    “轰!”

    两者都没有过多的废话,两道身影同时动了,一百米的距离完与近身无异。

    只见两道身影迅速模糊,还没等人看清,天地间便已经传来一声炸响。

    虚空当场崩溃,以两人交手的地方为中心,层层塌陷,无边的虚空碎片爆射出去,各种符文飞驰。

    古立松双眸漆黑如墨,脚下同样是修罗魔域,魔气相当浓厚。

    “这门神通……跟王腾是什么关系?”

    囚山至尊吃惊,与古立松激烈交手,两者的身影在高空中不断的闪烁,发出激烈的碰撞,漫天的符文晶莹而瑰美,众多虚空碎片溅射出去,穿金裂石,锋锐无边。

    注意到古立松所施展的修罗魔域,囚山至尊忍不住惊呼,因为当初与王腾激战的时候,王腾也曾施展这门神通。

    古立松与王腾,竟然都掌握这样一门奇异神通,而且都以至尊铺路证道,这不得不让人深思,两者之间是否有所深入联系。

    听到囚山至尊的话,古立松也目光微闪,他并不知道王腾也掌握有修罗魔域。

    此前在五行教外遇到王腾的时候,那时候王腾还不曾修炼修罗魔域。

    不过很快,古立松便明白过来,想来应该是那口剑所传授其修罗魔域。

    “与我战斗,最好再专注一些。”

    他并未回囚山至尊的问题,张口说出这样的话,翻手之间魔掌沸腾,漆黑的掌印魔气滚滚,遮天蔽日,裹挟可怕威势,镇压而下。

    囚山至尊心中一惊,从古立松这一掌中感受到了强烈威胁,抬手祭出至尊道器,迎击上去。

    “轰隆!”

    天幕炸裂。

    那漆黑的魔掌当中,诡异的符文飞驰,坚不可摧,强大的力量竟然震退囚山至尊祭出的法宝。

    同时,古立松脚下一点,九曲血河载着古立松蜿蜒而出,翻手之间一口漆黑的魔刀浮现在其手中。

    “轰隆!”

    他一刀劈出,滚滚魔气尽都灌注其中,同时有可怕的法力加持,一刀璀璨的刀光挤满半个天幕,像是将整个天幕都给切开,一分为二。

    囚山至尊顿时瞳孔骤缩,感受到了一股冰冷刺骨的死亡危机。

    这一刀,他竟然无力阻挡!

    “住手,我认输!”

    囚山至尊急忙吼道。

    “轰隆!”

    那仿佛足以开天辟地的巨大刀光,蓦然凝固在其头顶三尺。

    厚重的刀势倾泻下来,将囚山至尊的肉身都压得崩裂开来,绽放出一道道金色神光。

    他瞳孔缩成针尖,盯着头顶三尺那凝固的可怕刀光,呼吸都凝滞住了。

    仅仅只是倾泻下来的刀势,就让他的肉身难以承受,若是这一刀实实在在的劈砍下来,只怕刹那间便能令他形神俱灭。

    喉咙滚动,咽了口唾沫,囚山至尊心脏砰砰狂跳,从未想到眼前这个青年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同时,他心头苦涩,堂堂至尊,竟然接连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