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迷雾重重(第1/2页)
    “不过,”麒麟诚恳地又再解释道,“欲炼此功,需复将阳神收入祖窍之中,炼而复炼,炼神还虚,阳神百炼百灵,炼得阳神的慧光生神火,贯通躯体百窍,阳焰腾空,透足透顶,将躯体炼化入阳神之中,使神光普照。最后炼得通身神火,躯体崩散,粉碎为似有非有、似无非无、无形无迹的先天祖气,还归于太虚、达到天人合一。功夫做到此处,则可聚则成形,散则成气,浩劫不死,寿齐天地,到此才算是真正证得大道。”

    徐若萍听得频频点头。

    胡一辉一直默不作声,听得似乎很认真,见麒麟唾沫横飞把话讲完,神色微微一动,突然问:“要炼此功,大约需多长时间?”

    麒麟犹豫了一下:“不长,要是资质上乘,根骨又佳的话,一两百年就可以炼成,要是稍微愚钝一点,三五百年也不一定。”

    徐若萍狠狠地打了个激灵,感觉被人兜头泼了盘冷水,从头发丝一直凉到脚趾甲。

    天,要是这么久胡一辉才能锻造出阳神之体,眼下一堆乱七八糟的的事情等着解决,还有各种阴谋阳谋的背后那个搞事的主,随便拎一个出来都够自己喝一壶饱的,这一两百年以后,黄花菜都凉透了啊。

    徐若萍一扬眉,苦兮兮地‘夸奖’麒麟一句:“麒麟大哥果然见多识广,才高八斗,这功法修炼起来确实‘不长’,容我问问,还有时间更短的方法吗?”

    麒麟被‘夸’得额角突突:“容我回去再好好想想。”

    说完,脚底下抹了十八层厚的猪油膏,没等徐若萍发话,呼一下消失了。

    房间里再一次剩下胡徐二人,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胡一辉突然弹指一挥,打出一道白光,截断了虚空中徐若萍正在进行的召唤术:“不用召唤了,凤凰不会过来。再说了,过来也是没有用。她能帮你拖延多长时间。我现在有的是耐心,不怕跟他们一个个的磨嘴皮子。”

    徐若萍的小心思被胡一辉一眼洞穿,脸上挂不住,只好硬着头皮‘嘻嘻’两声:“哪里的话,我召唤他们主要是想详细了解一下情况,看看事情有没有一丝转机。不是么,你以前那么牛掰,现在一下子跌落谷底,一切需要一步一步地重新修炼,多难受啊。如果他们有什么巧思妙法的话,借鉴借鉴也不是不可以的嘛,你说对不对?”

    “别再跟我东拉西扯有完没完。”

    胡一辉突然疾言厉色起来:“昨天一行,有些人似乎对你不错,老实给我交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徐若萍好像有点气短似的,稍稍的呼吸不畅,“你没听见么,阙羽他们开玩笑,使的是‘美男计’,不都给我怂回去了么。”

    “不要转移话题,你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

    “问什么?”徐若萍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假装什么都不懂。

    “离苍的事情,老实交代,几百年前,你跟他,到底有没有,有没有??????”

    胡一辉憋红了脸,上前两步,一点也没有要退缩的样子。

    啧啧,都说女人爱吃醋,原来男人吃起醋来一点也不示弱。

    徐若萍一开始还内心戚戚,一直为自己之前在离苍面前晃了那么急瞬的神而感到愧疚不安,被胡一辉这么步步紧逼的追问下,反倒坦然了。

    她木着脸低头沉思:我徐若萍一没出轨二没主动,怎么搞得自己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怕他呢,再说,之前跟离苍几百年前的恋爱根本就什么都没做,何以惊惧成这样,就算做了又怎样,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跟你开始呢。

    这么想着,就又硬气了不少,挺胸抬头,逼视着对方,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

    胡一辉气息倏地一滞,闭上眼睛缓和了片刻,继而回答:“没什么,随便问问。”

    徐若萍:“??????”

    我擦,随便问问能把手指握得咯咯作响。

    这醋恐怕整个房间都装不下了。

    徐若萍叹了口气,伸手握过他的拳头,慢慢地一根根把他紧握的手指掰开:“四百多年前我懵懂无知,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随随便便跟离苍开始了一段感情,现在想想,至今都很后悔。老实告诉你吧,跟离苍相处的那几个月,我们都很纯洁,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下你可放心了吧。”

    胡一辉一阵惊喜,仿佛有一股暖流从心间直涌四肢百骸,把连日来由于极度担忧挑起的皱褶瞬间抚平,整个人一松,一把把徐若萍搂在怀里。

    他听说,女人对自己的第一次会一生念念不忘。

    徐若萍任由他搂着,抿抿嘴,道:“唉,你啥时候才能表现得大方一点,人家离苍都不计前嫌,不惜散去自己大半的修为,把半颗混元金莲子给你,你就不能和和气气地,诚心诚意地接受人家,感谢一下人家。”

    胡一辉弯下腰,‘啵’一声用力在徐若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