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原来是有备而来(第1/2页)
    林尽一开始以为对方是发泄,但很快就知道不是。

    从崩碎的地面下,慢慢渗透出一股黑气,又像是滚滚浓烟,冲天而起。

    不对劲。

    林尽明显能感觉到。

    掐个法诀,林尽张口轻轻一吐,一股近乎透明的火气汹涌而出,下一刻,就形成一股火浪席卷过去。

    如同巨龙吐息。

    这是林尽自创的术法,龙火术。

    过往林尽依靠这一门术法经常克敌制胜,对于这门法术,林尽也是很有心得,如今施展,已经是炉火纯青,龙火能绵延千丈,灼烧一切。

    这就是林尽的回应。

    对方要来硬的,那林尽必然针锋相对。

    那边兽神教的祭司吓了一跳,这龙火之术来的极快,他马上大吼一声,下一刻古怪的一幕发生了。

    三头猛兽从这个祭司身上跃了出来,分别是一只巨型毒蝎,一只褐鳞怪蛇,还有一只交不上名字的怪虫,身体巨大,但扁平,周围满是触角。

    这怪虫出来之后立刻是将祭司护在身后,龙火扑来,居然是烧不穿这怪虫身上的外皮,下一刻,怪虫喷出一团水雾,龙火遇之熄灭。

    林尽很是吃惊。

    一来那怪虫不简单,居然可以克制自己的龙火,二来是这个兽神教祭司,竟然有三只兽宠。

    毫无疑问,对方用的是血契之法。

    林尽这一点还是看得出来,那么问题就来了,这兽神教居然有可以让人同时血契多只兽宠的方法?

    “哼,吃惊吗?林鉴师,有人说你是这中土诸州水平最高的鉴兽师,可你知道,你在我们兽神教眼里是什么吗?”

    那祭司冷笑一声,带着一种不屑。

    “在我们眼里,你什么都不是,你们所谓的鉴兽之法,根本不值一提,要知道就连整个中土诸州都要学习修炼的血契之法,那都是我们兽神教所创。”祭司带着一种鄙视般的姿态,说出了一番血契法来源的说辞。

    林尽眉头一皱。

    血契之法在中土之地流传两千年,如今已经是根深蒂固,便是平民百姓也会修炼,日常生活当中也都会用到血契兽宠。

    一直以来,各地关于血契之法来源有几种说法,主流说法便是源自上古仙道的一脉分支,因为仙道陨落,这才发展壮大。

    不过林尽这一次去域外之地,也见过不少仙人,拜访过玄道宗、云道宗这两大仙门,对于血契之法的来源,林尽发现之前所知道的那些,似乎并不准确。

    仙道传承里有类似的术法,但仔细研究之下发现实际上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出入的,这一点也是林尽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此刻祭司开口说了另外一个血契之术来源,林尽反倒是觉得有这种可能。

    不过,也只是有可能罢了。

    别说事情还没确定,就算是确定了,血契之术就是来源于兽神教,那又怎样?

    来源,就一定厉害?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林尽更相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何况,对于血契之法的起源,在林尽看来更有可能是融合了各方术法而蜕变而出的,并非就是说一定是起源于谁。

    所以,对方这兽神教祭司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林尽觉得是莫名其妙,很蠢。

    不对。

    林尽瞬间反应过来。

    对方说这些蠢话,不是因为真的蠢,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就在对方说话的时候,那冲天而起的黑烟依旧在不断涌出来,短短时间,就在天空上形成一团乌云,可以说是遮天蔽日,至少覆盖十几里范围,此刻像是被遮挡在一个巨大的黑伞下面,而且这些黑烟开始向四周落下,又如同一个锅盖罩下来。

    不光是将林尽罩住,就连那边莽洲军阵也一起笼罩在内。

    林尽抬头看看,随后伸手一招,清风妖剑瞬间回到他手中。

    “斩天!”

    一道冲天剑气瞬间斩出,直接在那如同黑伞一般的黑云上斩出一道数百丈长的剑痕,如同在这黑伞上撕开了一道口子。

    但很快,黑云重新凝聚,只不过瞬息时间就恢复如常。

    林尽倒也不意外,这是黑云,云也无形,水也无形,想要彻底斩开,根本不可能。只是突然之间,林尽觉得这一片黑云有一种似陈相识的感觉,与此同时,林尽心里还在琢磨着,对方费尽心机搞这么一个黑云遮天,究竟是什么名堂。

    当然,无论是什么,林尽都不怕。

    伸手一指前面那个兽神教祭祀,清风妖剑席卷火焰之气斩出,那边的祭祀一看拖延时间的战术没奏效,对方不上套,当下是额头冒汗。

    他自己很清楚,就看现在这个情况,他一个人对上林尽是没有胜算的,哪怕他有三只血契兽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