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妙计(一更)(第1/2页)
    > 超脑太监

    “不可能!”两个长老同时脱口叫道。

    白玉华紧盯看着李澄空,半信半疑。

    天罗山杀了宗主就算报了仇,这个时候就会投入烛阴司了,自己若是烛阴司的司主,一定不会拒绝天罗山这样庞大的势力,会顺势收下。

    而如何才能收下他们呢?

    那就得把天罗山摘出去,说他们并不是凶手,从而给他们加入烛阴司铺平了道路。

    所以对李澄空的话半信半疑。

    李澄空平静的看一眼诸位长老,又扫过众弟子们,摇摇头道:“本王还不屑于说谎!”

    白玉华皱眉道:“南王爷,真不是天罗山?”

    李澄空笑了笑,摇头道:“天罗山的武功们难道不了解?们难道感受不到曹宗主身上的气息变化?”

    “没有吧?”白玉华疑惑。

    他确实没感觉到曹正辉有什么变化,脑袋都没了,脖子位置斩得干净利落。

    李澄空叹一口气道:“这里面的恐怕并不是曹宗主。”

    “嗯——?”白玉华一怔。

    李澄空道:“只是身体相似而已,细微部分,们应该能辨别出来的。”

    众人再怔。

    白玉华脸色微变,缓缓道:“南王爷,这话是何意?”

    李澄空笑了笑。

    陈正廷道:“南王殿下是说,死的并不是宗主,而是别人?这是别人的身体?”

    李澄空缓缓点头。

    “不可能吧?”陈正廷讶然看向白玉华。

    白玉华与诸位长老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应该不会弄错的。

    自己身为下一辈弟子,对宗主并没那么熟悉,可长老们可是看着曹正辉长大的,熟得不能再熟,怎么可能弄错!

    白玉华皱起眉头,缓缓道:“南王爷,看都没看宗主,便能断定这不是宗主?”

    李澄空笑着点点头:“凭的是感觉,感觉这里面的并不是曹宗主的身体。”

    “那是谁的?”

    “这便蹊跷了。”李澄空笑了笑:“不过这确实是一大喜事。”

    “何喜之有?”白玉华冷笑道:“宗主尸骨无存,南王爷可告诉我们,到底何喜之有?”

    “曹宗主未必死了。”李澄空道。

    白玉华一怔。

    陈正廷道:“难道宗主没死?”

    李澄空点点头:“没死。”

    “那宗主……?”陈正廷不信的道。

    如果宗主没死,怎会不现身。

    “正廷,闭嘴!”白玉华沉声喝道。

    陈正廷茫然不解,又隐隐有一丝猜测,却不想承认这一丝猜测。

    李澄空笑吟吟看着白玉华。

    他已然判断,白玉华是知情的,甚至几位长老也是知情的,只是众弟子们被蒙在鼓里。

    李澄空并不想点破。

    否则,这些弟子们都要发狂,都要恨白玉华这些长老,恨他们愚弄自己感情。

    白玉华脸色变幻,缓缓道:“罢了,南王殿下,进殿说话吧。”

    “请。”李澄空伸手。

    白玉华带着八位长老与李澄空一起进入大殿,陈正廷也被招呼着一起,端茶送水。

    待坐定,陈正廷端上茶茗,白玉华已经安稳下神色,平静道:“殿下是怎么看出来的?”

    李澄空满意的微笑。

    到了这一步,他们总算没继续赖皮,坦然承认。

    “应该是没有破绽的。”白玉华道。

    李澄空摇摇头:“那具尸首是谁的?”

    “一个五行宗弟子。”白玉华脸色阴沉,冷笑道:“竟然想冒充宗主,结果被擒。”

    “唔。”李澄空点点头。

    五行宗弟子确实行事奇诡,做出这种事来也不出奇。

    “不知南王殿下是如何看出来的?”

    “感觉。”李澄空笑道:“白长老想必也知道,到了我们这个境界,感觉反而是最可靠的。”

    “感觉……”白玉华慢慢点头:“不过南王殿下竟然如此坚信自己的感觉?”

    “从没出过错。”李澄空微笑:“曹宗主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他不等白玉华说话,继续笑道:“是金蝉脱壳呢,还是借刀杀人呢?”

    “借刀杀人却不至于。”白玉华忙道:“宗主深感天罗山的仇恨之深烈,如果他不死,恐怕天罗山绝不会罢休,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李澄空点头:“确实。”

    白玉华道:“想要息了他们的杀意,便只有宗主一死,则万事皆休,天罗山出了气,烛阴司也能接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