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心不安,何处为家(第1/2页)
    苏锦鸾匆匆回后院,不敢回少了芳草的绣楼,一头扎进温泉池里,任由温热的水将自己密密包围。

    温度一点点渗进皮肤,苏锦鸾蜷缩成一团,感受着肺部憋气到极致的真实痛苦。

    她猛地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喘息着,蓦地再度沉入水底,自虐般反反复复,眼角很快变得通红。

    只给了自己偶尔的放纵,苏锦鸾哗啦一声出来,沉默着拧一把湿漉漉的长发,换上干净的衣裳。

    她的动作不紧不慢,似乎已经感受不到寒意,有种哀莫大于心死般的静寂。

    她随意看了眼伤口,说也奇怪,明明挺疼的,还泡了河水又来泡澡,就算不感染发炎,也该杀得疼吧?

    事实上并没有多严重的样子。

    伤口边缘微微泛白,能看见里头鲜红的血肉,没有半点中毒迹象,痛感也散去大半,似乎马上就要收口愈合了。

    苏锦鸾沉默着放下衣袖,袖口一道接上的深色斓边,是芳草亲自缝上的。

    芳草才十四,还没及笄,更没成亲,就这么去了。

    苏锦鸾穿上薄底绣鞋出了浴室,天光大亮,她一时间有些茫然。

    穿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是她?

    她今天差点就死了!

    一颗小石子砸到她脚边,唤醒她的失神。

    苏锦鸾本能抬头,对上墙头上少年朝气蓬勃的面孔,在春日里灿烂得晃眼。

    苏锦鸾眯起眼,没有像往常一样欢喜地凑过去说话。

    “锦鸾妹妹,来,给你带了好东西。”

    徐长卿扬扬手里的小酒坛子,小声唤她。

    一醉解千愁?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苏锦鸾默了默,移步上前。

    “你没去上学?”

    她开口,纵使声音低哑,也带着天生的娇憨。

    徐长卿见她小小一团,落水猫儿一般可怜可爱,想了想,干脆小心翼翼翻墙跳下,心虚地四下瞧瞧,趁着没人,赶紧拉起她凉冰冰的小手,将人拖进绣楼。

    “你遇见这样大的事,我怕你吓坏了,哪里放心得下?你别担心,已经托人跟夫子告假了。”

    少年详细解释,将门插上,规矩地不四处乱看,耳尖浮起一点隐晦的暗红。

    “来喝一杯暖暖身子,定定神。你不是早就馋我这坛状元红了么,今儿请你喝个痛快。”

    少年拍开坛口的泥封,一股甘冽的酒香逸出,带着淡淡梅花暗香。

    他拿过两只杯子,各倒了半杯,推一杯至她跟前,自己也好奇地端杯至唇边,浅浅啜了一口。

    “嗯,不太辣,有点凉。你慢点喝,在嘴里多温一温,不冰了再咽。”

    少年不擅长劝酒,干脆以身作则小口小口喝着。

    两杯酒入腹,酒意上涌,他那张白皙的面庞便飞起酡红,两只漆黑的眼珠似是浸泡在湖水里,添了许多生动。

    “锦鸾妹妹。”

    酒意放松了少年平日里的一板一眼,说话也自在三分,也越喝越得趣。

    他仰头又干了半杯,借着那微醺的醉意,说出心里盘桓了半月的话。

    “你跟我说说仙境什么样行么?为什么你明明在这里,我却觉得你好似隔着万水千山宇宙洪荒,仿佛转瞬便又会杳然云端?”

    “你,想回去?”

    苏锦鸾猛地抬眼看他,心头一抽。

    少年又饮一杯,喃喃念道: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他叹一口气,举杯邀她:

    “那仙境,便真如此好,令你恋恋不舍,不肯安心在此间做凡人?须知神仙是人做,你既然下凡来便是应劫,不将这劫数渡圆满,是无法再成功飞升的。”

    “锦鸾妹妹,既来之,则安之,便只当这是一场修行,安心过活吧。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锦鸾妹妹,不可浑噩度日。”

    苏锦鸾抓着杯子跟他碰一下,也仰头干了。

    “咳咳咳。”

    辛辣的酒意在喉咙间燃烧,将她双眼灼得血亮!

    她又连喝两杯。

    少年慨然作陪,很快便头晕脑胀,不胜酒力,趴倒桌案之上,打起细细的酒鼾。

    苏锦鸾瞥他一眼,含糊咕哝着:

    “你个书呆子懂什么,我是穿越,真要是修仙还好了,以后还能破碎虚空,横渡三千界。”

    她一杯杯喝着闷酒,眼泪控制不住溢出。

    “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想家了。”

    “可我,回不去啊。”

    “我也以为我是在做梦,连系统这种金手指都出现了,我写穿越小说都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