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沦陷区长见识 【83】张洋的下落(第1/2页)
    早在大顺港保卫战发生的时候,他通过折磨督军已经获取到了许多关键信息,其中就包括南留的身份,南留的势力对复活岛人类的威胁,以及神秘组织抓捕南特的原因等。

    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眼前这个总拿着手绢的偏分男就是神秘组织的一员,骗他回去就是为了钳制和威逼南留。所以他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一口回绝了他。

    米勒笑了笑,丝毫不在意南特的厌恶,他只是发送了自己的通讯码,让南特好好考虑考虑,想好了就找他联系。

    另外,在通讯关闭之前,他故作神秘地向肖阳说了一句:“肖先生,这段时间,希望你遵守约定。”

    肖阳笑得像个黑社会大佬,拍着光溜溜的胸大肌说:“放心放心,只要你遵守约定,我就一定会遵守诺言。”

    南特歪着头,一头雾水,这俩人做了什么幕后交易?

    肖阳瞥了他一眼:“求我啊,求我告诉你!”

    “切,谁稀罕!”南特冷哼一声,扭头从机舱补给箱里翻出一包香烟,还是军供的高级货,抽出一支点上。

    “靠,还有这好东西,给我一支!”

    “求我啊,求我给你一支。”

    “切,谁稀罕!”肖阳抬屁股走了,走向另一个方向,以他多年打家劫舍的经验,死去的机长身上十有八九也有香烟……

    南特有些郁闷,他和肖阳有时候是超有默契,可有时候又真是特别不对付。比如在涉及到游商队的事情上,他永远不知道肖大爷脑瓜子里想什么。

    猜不透干脆就不猜了,南特对肖阳的动机还是毫不怀疑的,要说他真的和对方达成了什么协议,也一定是对南留,对游商队有利的事情。

    所以南特把这点破事儿撂下,开开心心地跑出去散烟了,说起来,他和害虫们见了面,还一直没机会好好聊一聊呢。

    尤其令他牵肠挂肚的,是张洋依旧没有出现。

    可惜大家现在正忙着配合“总管”研究合金装甲的改装问题,离天亮只剩下3个小时了,如果到时候真的被民兵驱离,偌大的沦陷区,他们去哪里落脚都成了问题,所以必须先把合金装甲修好。

    对张洋的下落也知之甚少,只有“二爷”之前听米勒说过一点内幕,这家伙现在就是实验室的小白鼠,一直在被研究着。

    “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或许每天抽点血做个化验?”

    “嘿嘿,说不定还要为他的科研课题献身呢!”“山魈”一脸坏笑。

    几个害虫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脑补了一段少儿不宜的画面。

    “二爷”敲了敲合金装甲,把想入非非的四个半男人拉回现实:“抓紧干点正事好不好?”

    他们赶紧回过神来,继续拿起合金装甲来。

    “总管”已经搞明白高能电池与红色放电装置的改装,他要每一个人按步骤跟他一点点拆除这个东西,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必须几个人同时操作。

    5个人围了一个圈,按照他的步骤改造了合金装甲,又面临着重新穿上激活的问题。整整3个小时里,他们拆了装,装了拆,总算趁着天还没亮把自己的合金装甲搞定。

    这下南特摸着鎏金狮子打火机,开始吃醋了:“没了合金装甲,我就再也不算无畏团的一员了。”

    “总管”没好气地说:“别惦记无畏团啦,我们都被除名了,就算穿着合金装甲,也都不再是无畏团的一员!”

    “那么咱们是谁?”“二爷”抛出灵魂一问。

    老马哈哈一笑:“咱们啊,咱们是害虫啊!以后虽然不是无畏团的人了,可只要咱们还在一起,那就还是害虫小队。还记得害虫小队的队歌吗?”

    “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傻逼的老团长,要把我们消灭,消灭!”“山魈”哼唱了两句,哈哈一笑:“傻逼团长真把咱们消灭啦!”

    “从此咱们的队歌要换另一个版本了!”刘浪吼了起来:“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拉满弦的强弓!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打起仗势如虹!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黑云笼罩着天空……”

    “嘿,这歌还是张洋改的词呢……”南特锤了一下地面,他还记得张洋在两栖登陆舰上铿锵有力地唱歌的样子。

    老马好不容易才把气氛活跃起来,没想到又要回到起点,他连忙说起一个笑话来:“对,以后就唱这个。咱们都是害虫,南特,你小子那天没在,知道大家给你安排了一个什么害虫吗?”

    南特一头雾水:“你们背着我干啥了?”

    “尖酸刻薄的总管给每个人都安排了一个虫子。”老马讲起逃离炮台山那天晚上,他们在禁闭室的讨论内容。

    那天夜里,这些人闲的蛋疼,讨论他们害虫小队到底是什么害虫,“总管”掰着手指头念叨着:“山魈像蚊子,毫不利人专门利己,逮谁都想咬一口,吸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