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灌溉病娇反派4(第1/3页)
    ()    接下来几天里, 苏灵燃一直生活在王爵大人喜怒无常的规则里。

    一时过分洁癖, 不允许靠近。

    一时过分保守,不需要被服侍。

    一时又忽然挑剔,不厌其烦把时间浪费在为难贴身仆人的地方,好像看对方出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

    好在苏灵燃每次都能在时间范围内完成他的要求。

    王爵大人自己制定的规则也都被他视而不见,朝令夕改, 完没有参考价值。

    苏灵燃时刻在自己不被需要和做了不属于贴身仆人该做的事之间徘徊。

    比如说, 有哪个贴身仆人需要陪主人吃早餐?

    没有理由, 仅仅是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

    卧室在王爵大人睡着的时候不允许进入,但是在对方处理书房文件的时候,苏灵燃却被要求必须出现在机密的书房,做什么都好,只是不能离开。

    午休的时候,因为王爵大人一个人睡眠不好,所以面无表情地要求贴身仆人必须睡在一旁,但是,举止要规矩, 不能做出任何亲近觊觎主人的越界行为。

    然而, 这一条的规则对主人单方面无效。

    一段时间过去了,由于那些匪夷所思的要求都是只在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发生的,所以在所有人面前,王爵大人还是那个冷漠疏离的主人。

    “没有一个主人会拒绝让贴身仆人碰触自己,这等于拒绝对方的服务,也就是否认了对方存在的价值。所以, 虽然留下了那个人,实际只是摆设吧?”

    “是啊。也许是出于政治或者人际交往的考虑,暂时收下的礼物。有人知道是谁送的吗?”

    “这就不清楚了。”

    ……

    艾伦先生白发苍苍,精神却很康健,总是慈和的笑着。

    “近来还习惯吗?阁下。”

    “您客气了。还不错。”

    艾伦先生爽朗地笑了一下:“天气这么好,我想阁下和主人或许可以考虑出去走走,一些极有必要的社交总是需要的。”

    苏灵燃微笑温和地说:“这得看王爵大人的喜好,不过,相比较首都星人对于舞会的热衷,王爵大人是有些安静……”

    又一次,王爵大人只是站在那里,一瞬不瞬盯着苏灵燃,让他为自己系领带,因为种种不配合的原因,领带系了半个小时。

    中途王爵大人就这么幽魂一样静静地注视着认真工作,视线不曾抬起半分回应自己的贴身仆人。

    alpha强烈的信息素和王爵大人迷人的荷尔蒙气息好像完失效了,执事先生一心一意专注于工作,没有一丝一毫的越界和不自然。

    王爵大人俊美锐利的面容越冷漠,那双漆黑的眼眸却沉静,看不出丝毫喜怒。

    他的声音一贯极轻,毫无情绪又优雅,和本人令人敬畏的阴郁毫不相干。

    “准备一下,今天要去参加一个舞会。”

    珈蓝帝国首都星的大人们,每日要处理的工作或许不多,要参加的聚会绝对可以排满每一天。

    无所事事,耽于享乐。某种程度这也算珈蓝帝国强盛的一大证明了。

    按照帝国等级森严的制度,执事也有相应的参加这种活动的执事礼服。

    因为王爵大人对社交的不热衷,有意无意忘记了为苏灵燃准备这些衣服,所以,当他看到苏灵燃已经准备就绪的时候,神情顿时一怔。

    “阁下,可以出发了。”就像一个完美的执事那样,苏灵燃笑容浅淡从容平静地说。

    虽然情绪不高,冷漠阴郁的王爵大人还是出门了。

    身为帝**队最高执行官,兼具帝国内阁第一首相,王爵大人的到来让整个舞会的气氛上了一层阶梯。

    最兴奋的是那些尚未婚配的贵族oga少男少女,因为尚存的理想对象里,帝国再也没有比一直单身至今,向来洁身自好的王爵大人更优秀的了。

    即使有些老派贵族对于他上位仓促手段过分凛冽不满,也无法说出一句挑剔的话。

    王爵大人出现在这里自然不仅仅是参加一个无聊的舞会,他顿了顿,对一旁的苏灵燃说:“你可以自己玩一会儿,不要离开我太远。”

    这样说着,舞会的主人和一众宾客已经主动朝这里走来。

    苏灵燃并没有忘记自己通缉犯的身份,虽然他保证就算他现在大大方方和那些人打招呼,他们也不敢不能认出他,但没必要特意惹事。

    珈蓝帝国离开了任何人都运转自如,热衷开舞会的贵族们没有半分改变,笑容洋溢在美酒和音乐的旋律里。

    苏灵燃拿着一枝香槟,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眼里平静,神情安然。

    “阁下有些面熟。”

    这样的舞会怎么都不存在真正僻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