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灌溉敏感阴郁的金融总裁2(第1/4页)
    ()    三分钟后——

    苏灵燃:请叫在下, 俞氏集团总裁的……遗孀。

    是的, 非常令人悲痛。

    这位突然暴毙的npc,就是游戏包办给玩家的,苏灵燃尚未谋面的丈夫,俞氏集团的总裁俞钧。

    更悲痛的是,因为一脸状况之外的平静, 而且事不关己的态度, 苏灵燃被侦探先生列为了重点怀疑对象。

    搞清楚状况后, 苏灵燃的脸上仍旧没有更多表情。

    苏灵燃:这时候忽然变脸,开始悲痛万分的演,怎么想都更引人怀疑。

    他平静地说:“悲伤不是表现出来给人观赏的。丧礼上一脸悲痛的人,有多少只是出于礼节,你清楚吗?更何况,我才刚刚走过来,并不清楚死者的身份。你确定是我先生?”

    侦探先生毫不掩饰的虚假笑容稍顿:“说的也是,那就请夫人认真看一看。”

    在侦探先生看来,不, 应该说无论任谁看来, 这位穿着蓝灰色浴衣的青年,打从一开始出现在这里,过分俊美的面容和独特的气息就很难叫人忽略。

    分明是个没有丝毫阴柔气质的男人,被称作夫人,却也没有任何不适。

    当年轻的侦探从酒店管理人员那里知道青年和死者的关系后,对方这种置身事外的平静就更叫人在意了。

    此刻, 面对他言辞犀利的诘问,青年剔透的眼眸也并无多少情绪,那轻飘的视线越过他,就像越过周围一众的窃窃私语一样。

    青年线条秀美的唇,是略显苍白的淡色,让人想起黄昏余晖下的晚樱。似有若无的弧度,不知道是对逝者的无情,还是对他诘问的嘲讽,又或者是对世界的毫不关心。

    无论是哪一样,也无法叫人产生丝毫恶感,被他看见反而像是被特别对待了一样,受宠若惊,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这样绮丽轻薄,超脱性别界限的美,和死亡的阴翳勾连起来,简直到了惊心动魄的地步。

    真是过分。

    苏灵燃在众人让开的路线里,随着侦探先生的指引走上前,这才看清楚温泉中的情形。

    里面闭眼沉睡一般死去的男人,看上去才三十多岁,身上没有任何明显的外伤。

    不仅如此,虽然是在泡温泉的样子,但他身上的衣物却完好无缺。

    没有人会西装革履去泡温泉的,明显不是意外。

    苏灵燃:伤心悲痛到面无表情。

    那位年轻的侦探显然时刻观察着苏灵燃的一举一动,神情愈发礼貌温雅,言辞也越发不客气:“虽然夫人刚刚说,自己并不清楚死者的身份,但是据我所知,这座温泉度假酒店是您丈夫名下的企业,而且,众所周知俞钧先生是个工作狂,只有在跟夫人一起的时候才会来泡温泉。也就是说,夫人本该在这里和俞钧先生一起泡温泉的,为什么事发时候你不在,而且,现在才姗姗来迟?”

    苏灵燃:在下也很想知道,但是游戏并没有告诉我这一点。

    侦探先生目光冷锐,礼貌绅士的神情,让理智的诘问更显咄咄逼人:“看上去,夫人似乎的确是在泡温泉,但是是在别的池子。真有趣。您是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特意避开的吗?”

    苏灵燃静静地看向他,一语不发,看着的却不是他,而是他身后不远处正在查看npc尸体的系统先生。

    侦探先生走近一步,目光盯紧苏灵燃,脸上的笑容愈发温雅:“我还有一个问题,希望能得到夫人的解答。据我所知,以俞钧先生的身家背景,走到哪里也不会少于十个数的保镖,为什么这里却唯独只剩下他?难道是因为要和夫人一起做些只有两个人的亲密的事,所以顺势就安排他们离开了?那夫人随后又去了哪里?”

    苏灵燃:你的推测好有道理,在下也忍不住就要信了呢。不过很遗憾,虽然这游戏对玩家的待遇,从不令我失望。但是,应该不至于将玩家安排成凶手的身份。

    无论年轻的侦探怎么言辞犀利,青年始终平静自若,在他清淡放空的目光下,侦探先生脸上虚假的温雅也难以为继,恢复冷峻真容。

    他盯紧苏灵燃的眼睛,不紧不慢:“请问,我有哪一句说得不对吗?”

    苏灵燃平静地说:“侦探先生的推理很精彩。”

    “夫人有什么为自己辩解的吗?”

    青年皎洁靡丽的面上浮现一缕轻忽的怔然,轻轻地说:“辩解?又不是我杀了人,我为什么要辩解?侦探先生的疑问,我也很想知道,希望你早日找到答案。”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近处的还好,远处的便毫无顾忌了。

    “一点也不意外,早就说过了……”

    “这个人真的是有毒,已经是第三个了吧。”

    “……命硬……克夫……”

    “俞总裁不信邪,据说之前还特意去灵验的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