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灌溉霸道强制爱的大佬11(第1/2页)
    ()    浴室里。

    被人拿着花洒,从头浇下来一寸寸清洗,这感觉虽然难受,但只要触碰他的不是活物,对苏灵燃而言也就没有特别不能忍。

    更难受的反而是来自一左一右视线的压迫。

    林墨的目光优雅高贵,系统先生的冷静禁欲。

    两个人一眨不眨看着他,让浴室的空间倍感侵犯压迫。

    水流顺着头发从脸上不断冲下,让人睁不开眼睛。

    苏灵燃不由皱眉,抹了一把脸,这样简单的举动也被林墨拉开手制止。

    下一刻,对方的指尖就在他的唇珠揉压。

    苏灵燃愣了一下,被那温度烫伤,毫不犹豫咬了下去,让他条件反射的退回来。

    林墨平静挑眉,少年水流下苍白的脸,黛色的眉隐忍蹙着,仿佛自己下一刻就会给他两耳光似得,一脸虚弱忍耐闭了闭眼,等着被施暴。

    但是,这样不自觉的动人,谁会忍心打他?

    连对**和情爱毫无兴趣的自己,都无法忽视指尖传来的感觉。脑海里栩栩如生的,方才第一眼看见的情景,一刻也没有淡化。

    林墨本没有打算对付少年,就算继续养着他,看在沈危的份上,也只是多吃一口饭的事而已。

    因为少年在他的眼里毫无价值,连被利用的意义都没有。

    但当他觉得对方有影响到自己的能力时,哪怕只有轻微的一缕,他就要重新评判一下了。

    林墨对自己的自制力很清楚,如果能让他有一丝动摇,那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少年的吸引力就可谓是很大了。

    作为一个商人,当货物有了特别的价值,没道理放任不用。

    林墨目光平静,斯文优雅地说:“别误会,我没想对你做什么。我有洁癖,只能委屈你彻底清洗一遍。”

    水柱开到极大,让皮肤都微微刺痛的地步。

    但也没有对方的话来得刺伤。

    少年终于忍不住发出哽咽:“呜呜,你别太过分,我会找沈危,他会帮我的。”

    林墨的喉结微微动了一下,声音微哑,温柔地说:“是吗?我也可以帮你告诉他,你在林家是靠什么做小少爷的,需要他帮忙还一个亿,你觉得自己有这个价值?”

    少年的自尊心被彻底击碎,终于在花洒的雨雾里,双手捂着眼睛,呜咽伤心哭出来。

    “不要告诉他,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不能也讨厌我……”

    少年的哭泣叫人心软。

    即便如此,也没有叫林墨有丝毫退让。

    “告诉我,不能告诉他什么?”

    咄咄逼人的语气,却漫不经心的优雅,仿佛舞会上的绅士,华尔兹里反反复复的引退逼迫。

    逼出少年苦涩晦暗的自暴自弃:“不能告诉他……我被男人上过。”

    “好,别怕,我们不告诉他。”林墨伸手,温柔地抚去他脸颊上的水意,下一刻,忽然眼神清明退开。

    “剩下的,你自己来吧。”

    林墨走了出去。

    苏灵燃捂着毫无泪水的眼睛,低声轻笑:还好哥哥你出去的快,不要我就真的忍不住要笑出声,这可真的要ooc了。

    “没有浴室play,云敛失望吗?”

    系统先生眼神冷静,无动于衷。

    苏灵燃微微仰头,将打湿的黑发捋上去,眨了一下被水汽濡湿的眼睫,叹息:“我很失望呢。”

    系统先生:……

    苏灵燃轻轻摇头,甩去头上的水珠,剔透的眼波看向他,略略蹙眉,温和认真地求证:“刚刚说错了,我只被系统先生上过。不过这一点,确实不能告诉他们,对吗?”

    死神一样冷静无情的男人,在氤氲的浴室内,也一丝不苟,过分清冷禁欲。

    镜片后的眼眸一瞬不瞬,注视着他的眼眸:嗯。

    那个人已经背过身,去解打湿的衬衣:“我要洗澡了,云敛能闭上眼睛三分钟吗?”

    浴室之外。

    在苏灵燃整理完心情出来的时间里,林墨似乎也去洗漱了一下。

    他换了一身略显休闲的衣着,愈发显得斯文优雅。

    看着面前穿着雪青浴衣——林墨叫管家准备的,眼角发红的少年,林墨平静地说:“不错。比我想象的更完美。”

    苏灵燃:“你想让我做什么?”

    林墨静静注视着他:“我会让你成为林氏的秘密武器,打开那些顽固之人的心扉,让他们的大脑为你神魂颠倒,丧失一切理智。我的塞壬。”

    苏灵燃:说得这么优雅动听,还不是商业间谍,高级交际花。

    是的,就在刚刚,新的副本线索解锁了。

    副本剧情明确写着: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