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8章:重友轻亲的孩子(第1/2页)
    > 总裁,夫人又征婚了

    秦芷芯要从枫园搬去东湖山庄真是太容易了。

    因为没什么大件的东西需要搬走,鹭湖半岛枫园原本是陆慕白留给秦芷芯的房子,里面所有的家具家私都是陆慕白的,别说东湖山庄啥都有不需要,就是需要,她也不可能搬这里的东西过去。

    所以最终搬过去的,也就是两个箱子,而箱子里也都是她这个季节需要穿的衣服而已。

    秦芷芯要搬去东湖山庄,小文自然也要跟着搬过去,而枫园,则用一把大锁给锁死了。

    秦芷芯提了个包从枫园出来,当院门被重重的关上那一刻,她的心不由得颤抖了下。

    这是她和陆慕白的开始,却不曾想,也是她和陆慕白的结束。

    她和陆慕白离婚后,秦远明不止一次让她回东湖山庄去住,可她总是找借口来推脱,然后一个人固执的住在这里。

    她也不知道住在这里有和意义,明明这屋子里满满的都是回忆,可她……

    现在,陆慕白和别的女人订婚了,他即将走向新的家庭,从今以后,这个地方,他再也想不起来了吧?

    而她呢,总归也是要彻底放下了,原本就不该对一个失忆的人抱有任何的幻想不是吗?

    “这套房子……春节后帮我放中介卖了吧。”

    秦芷芯坐上林逸城的车,望着窗外枫园里的那棵木棉树,好半晌才轻声的道。

    “好!”林逸城的回答干脆利落。

    把房子卖了,把她跟他的最后一丝关联切断,从此以后,各自开启新的生活。

    嗯,这样,貌似,挺好!

    云顶山庄,云舒苑,陆家。

    晚上九点,送走了最后一批宾客,陆家人和黎家人回到了云舒苑的陆家。

    陆慕白和黎新梅正式订婚了,今晚黎新梅就将住进陆慕白的那栋楼,如果她本人愿意,她甚至可以住进陆慕白的房间。

    白云深和安然并没有跟着进云舒苑,他们像别的宾客一眼,晚上八点就告辞离开了,好似对云舒苑没任何好奇的。

    陆云讯虽然略微有些失望,但并没有强求,而且白悠今天借口有事,居然没来参加陆慕白的订婚典礼。

    黎家人自然是非常高兴的,能攀上陆家这样的高门,这在之前,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

    所以,黎新梅的母亲特地把女儿拉到一边叮嘱着。

    “听说陆慕白那地方那啥了,如果他确实不行,也不要勉强,听说那啥了的人,在某些方面都有些奇怪的嗜好,到时候……忍着点。”

    黎新梅抿嘴点头,虽然说嫁给陆慕白等着她的是空虚和寂寞,但同时,也是陆家夫人那无限荣光的位置。

    有舍才有得,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她就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

    送走了母亲,她才上楼,陆慕白人坐在沙发上,显得格外的颓废,整个人看不出当准新郎的喜悦。

    “灏灏呢?”黎新梅赶紧问。

    “在楼上。”陆慕白头都没抬的应了声。

    “哦,我上去看看。”黎新梅赶紧上楼,却看到陆元灏正从衣柜里拿睡衣出来。

    “灏灏,要洗澡啊,要不要阿姨帮忙?”黎新梅赶紧主动示好的问。

    “不用,我自己回。”

    陆元灏的回答干脆利落:“去帮我爸吧,我这什么都不需要。”

    “……哦,好的。”

    黎新梅是有心要讨好陆元灏的,可陆元灏压根不给她这个准后妈机会。

    下楼来,见陆慕白还坐在那,手里拿着一本书,也不知道他是想看书还是在想什么?

    “慕白,我先去浴室帮洗澡水好吗?”黎新梅走近他,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不用,我不泡澡,等下洗淋浴就好了。”

    陆慕白说完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才淡淡的道:“的房间在一楼,已经让柳婶帮准备好了,回房间去休息吧。”

    “……好的。”黎新梅温顺的回答着,又叮嘱了陆慕白几句,让他早点休息什么的,然后转身朝楼下走去。

    她一直担心今晚跟陆慕白同床共枕时的尴尬和难堪,以及陆慕白会不会提变态的要求什么的。

    她当然是巴不得分房居,但又不敢提出来,现在陆慕白自己提出来,她自然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一个人住一个房间或许的确是有些寂寞,但跟和一个太监同床共枕比起来,那却是要好了一百倍都不止。

    她宁愿守着寂寞,也不愿意侍候太监啊!!!

    农历腊月二十九,滨城春节联欢晚会直播!

    刚吃了午饭,陆元灏就兴奋的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的喊:“姑姑,云溪阿姨,我要去现场看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