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这样的他,太致命了(第1/2页)
    盛希安出了房间之后,就立刻跑到外面的洗手间去查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虽说霍绍庭刚刚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但谁知道他非要跑到她的房间来洗澡是安的什么心?外面的洗手间前两天都还是好的,怎么会突然就坏了?她真的很怀疑。

    其实也并没有怎么仔细检查,她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洗手间里连接花洒的水阀开关被人关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水。

    她毫不费力地开了开关,看着莲蓬头上哗啦啦冒出来的水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里郁闷得不行。这霍绍庭怎么能干这么幼稚的事情?

    哼!明天她一定得好好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无聊。

    她关了水,又将淋浴间里的水渍拖了一下,这才转身准备出去,却在转身的那一刻顿住,眼里闪过惊讶,也有着几许慌乱。

    “……”他不是洗澡去了吗?这么快?

    她的视线在他的身上扫了一眼,顿时就脸红红、心慌慌,连呼吸都变得紊乱了。

    他没事弄成这样在屋里乱蹦跶干什么?不是都叫他穿他自己的衣服的了吗?怎么裹个浴巾就出来了?

    她也不是没见过他不穿衣服的样子,但她不得不承认,此时这样的他……腰间的浴巾松松垮垮地系在那里,将一双笔直的腿衬得更长。他胸肌发达,腹肌硬朗,头发湿漉漉的乱乱的别有一种凌乱美,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不羁,与他平日里的样子相差甚远,他的肚腹上还有一条醒目的疤,但不会让人觉得恶心,反而给他增添了几分邪肆……

    这样的他,真的……太致命了。

    “怎么跑这里来了?”

    霍绍庭双手抱怀地靠站在门框上,目光直直地看着她。

    盛希安早已经强迫自己收回了视线,就怕自己会因为“美色”而胡思乱想。

    “说这边的淋浴坏了,所以……我过来看看。”

    “以为我骗?”他挑眉问道,声音慵懒至极。

    一听这话,盛希安顿时也不客气了,“可不就是骗我吗?明明是好的!是故意关了开关!”

    霍绍庭一本正经地问道:“我为什么要关开关?”

    “还不是……”

    话到嘴边,盛希安猛地住了口,自己被憋得脸颊通红。

    那种话,她可说不出口!

    “我还不是什么?”霍绍庭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耐心好得很。

    盛希安心里那个气!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自己心里清楚!”

    他的眉梢几不可见地轻扬了一下,“的意思是,我为了跑到的房间去,所以故意关掉的开关?”

    “难道不是吗?”

    “呵!”他勾唇一笑,从唇间溢出一声轻笑,“盛希安,我有那么幼稚?我故意跑到房间,我能获得什么好处?是我老婆没错,但都让我睡沙发了,我还能对做什么不成?要是我真有那意思,会同意吗?而且,关开关这种事,未免太小儿科。我要真是想在这上面动手脚,以为我会傻到做这么简单的手段、让一下子就发现问题?”

    他轻飘飘地称述着他的想法,但盛希安却一句也不信,“不是还会有谁?那开关总不可能自己关掉吧?”

    “或许是夏听风呢?”

    “他才不会做这种事!”

    “……”盛希安深吸了一口气,夏听风今天是来过家里没错,但他一直都很乖。

    “所以说,觉得连一个小孩子都不会做的事情……我会愿意做?”

    盛希安闭了闭眼,干脆不说话了。她自认口才还不错,可她每次在他面前的时候就容易词穷,也容易被堵到说不出话来。再说回来,就算他真的承认了事情是他做的,他还不是在她主卧的浴室里洗了澡?

    所以,何必呢?

    她几步走到门口,越过他往卧室的方向走。

    关门的时候,他也已经走到了门口,眼神热烈得能将人看化了。

    盛希安的心跳漏跳了一拍,“……干嘛?”这次他不会说他是还要洗澡吧?

    “我是想给说……晚安。”

    盛希安一听,脸色瞬间就自然了不少,她讪讪一笑,“晚安。”

    他眉心一蹙,似不满她这样说,“就这样?”

    盛希安愣住,“那不然呢?”

    她是真的快要疯了!他是不是非要她主动开口邀请他去主卧里面和她一起睡在那张大床上,他才满意?可要真是那样的话,她可不满意!也不愿意!

    呵!男人!果然不管他的身份怎么样,骨子里的恶劣因子都少不了的。

    就冲着他这样式的,她真的很怀疑他当初是怎么做到和余暮雨在一起三年却从不主动去碰她的!

    就在她准备吼上两句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时,他却是突然伸手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