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9章 过年二(第1/2页)
    老周头在村头说的话没过多久就冯氏就听说了,她立即去找钱氏,“娘,满宝要给二丫说亲呀,说的是什么人家?”

    钱氏:“……还没影儿呢,不急。”

    “二丫都那么大了,还不急呀,村里和她一样大的姑娘都当两个孩子的娘了。”

    钱氏手上的动作没停,继续揪着面团,“怕什么,六郎成亲也晚,不也说了一门好亲事吗?自己有本事,就是再晚也会有好亲事的。”

    冯氏若有所思,觉得婆婆说的倒也没错,可是……她也有两年没见过女儿,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冯氏忍不住问,“娘,翻过年您和爹还去京城吗?”

    钱氏想了想道:“不急,家里事情要是多就不去了。”

    冯氏很想他们去,便是她不能跟着去,他们去了也能看着孩子一点儿,二头二丫都在京城,他们年纪都不小了,也该说亲了。

    钱氏将儿媳安抚住,就扭头对正在修农具的周三郎道:“三郎,天不早了,去把你爹叫回来。”

    以前这种事都是家里孩子去做的,但现在孩子们都不在家,周三郎只能先放下手中的活儿去喊爹。

    老周头被叫回去时还有些意犹未尽,村里人也都意犹未尽,几个和他玩得好的人还跟着一起往回走,然后站在老周家的围墙外面又说了半天话才散了。

    现在老周家在七里村是很体面的,人缘看着也比以前更好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满宝当官了,是七里村最有出息的一个人,还因为老周家对七里村的影响。

    村里现在许多人家都种了药材,山药、生姜和女贞子都是几亩几亩的种,收起来的药材,一部分是给周二郎卖到县城、府城和邻县;另一部则是交给周四郎卖到更远的地方。

    这两年因为这个他们就赚了不少钱,所以这次周四郎回来带的十几头牛光村里就有四户人家买了。

    其他的则分别卖给了附近几个村子。

    因为都是乡亲,老周头做主少了一些,每一头牛比县城牛市里卖的少了一百文左右。

    老周头做出这个决定时也是有点儿心疼的,但他却对几个儿子道:“这儿才是我们家的根儿,你们往外做生意,满宝在京城当官儿,但不论走到哪儿,以后总要回到这里来的,所以该给乡亲们的好处就要给。你们兄弟现在大半都在外面,乡亲们盖房子、娶媳妇、送老人,你们全都帮不上忙,情分就只能从别的地方给了。”

    周二郎等人点头应下。

    老周头话音一转道:“但也不能给太多,家里的钱都是你们卖命赚来的,出去做生意危险着呢。”

    钱氏却是道:“升米恩斗米仇,就是带着你们几个表哥表弟,也要注意分寸,该给的给,不该给的不要给,不然好好的人要别你们养坏了。”

    这次回来,周四郎打算带钱家两个表哥出门,主要是进出草原,很多事儿还是自己人才会卖命。

    他们也并不是一点儿危险没有遇见的,上次他们因为人手不够增加了两辆车,人就是现雇的,结果一遇到危险就跑了,还顺了他们一些货物。

    倒是他带着的三子几个和向铭学手底下的那些人稳得住,所以周四郎觉得还是自己人好用。

    周二郎现在负责附近几个县和府城的药材生意,每次出门请的都是村里的青壮和舅舅家的人,不过他只秋冬的时候忙,毕竟他们种的药材都是那时候收。

    因为这些,老周家现在村里很有威望,连村长有些什么事儿都喜欢过来找周二郎商量。

    当然,在老周头他们回来以后变成了找老周头商量。

    村长这次就找老周头商量着今年祭祖要不要给老祖宗供一个猪头。

    七里村以前很穷,祭祖的时候有鸡有肉和有鱼,但就是没怎么供过猪头,毕竟猪头很贵。

    上次给老祖宗送猪头还是因为听说满宝当官了,村里自己就热闹了一次。

    上上次是因为周银沉冤得雪,还被追封为绵州牧……

    村长提这个就是和老周头商量一下,顺便让他出钱,不至于出全部,但要出大头。

    这也是村里约定成俗的规矩,谁家更富裕,那就出得多一些,毕竟老祖宗保佑嘛。

    以前老周家都是出的不多不少,属于中间的那一拨。

    不过老周头在这个上一点儿也不抠门,想也不想就应承了下来,都不用问钱氏拿钱,自己就把钱掏了,还和村长道:“您可得让老祖宗保佑我们家荣华富贵,家里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村长:……他要有这本事还用得着找他吗?自己就把老祖宗们的祭品全弄好了。

    不过嘴上却道:“金叔就放心吧,老祖宗一准保佑你们家。”

    七里村很是热闹了一把,从大年三十开始放炮,到初一那天早上祭祖时放得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