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夜袭(第1/2页)
    屋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领头的人做了个手势,几个汉子握着各样的武器,围了过来。

    几个人刚凑到了门边,“砰——”的一声,就觉得眼前一黑,那门扑面而来?

    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就直接被门给拍扁压倒在地,连声都没出,直接晕死过去了。

    剩下的几个汉子,先是一愣,不过到底是猎户出生,很快就回过神来,一个个搭起弓箭,举起手里的刀,警惕的看着木屋。

    “出来——不然我们就放箭了!”话音还没落,也不知道是谁,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手发抖,一支箭就射向了漆黑的屋里。

    于此同时,尖利的骨哨声响起,在鹰子沟上空盘旋。

    这深山里,夜深人静的,这骨哨声划破了寂静的长空,远远的群山中都有了回想。

    山洞里已经熟睡的孩子还有熬不住睡过去的女人和老人们,陡然被惊醒。

    一时间,山洞里,孩子哭,大人们惊惶的喊声交织在一起,顿时喧闹起来。

    有那听到只言片语,知道一点内情的人,都坐了起来,看向山洞外面。

    仍旧是黑漆漆一片。

    她们看不见,只好竖起耳朵,努力想听到外面的动静。

    可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到。

    而木屋这边,骨哨这么大的动静,木屋里却仍旧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一箭射进去,什么水花都没激起。

    听着山洞那边的孩子哭声,那几个汉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咬牙。留下两个人手持弓箭瞄准木屋内,其他的人,戒备的迈进了木屋。

    一进木屋,眼前突然一亮,不知道是谁突然点燃了火折子。

    猎户们的眼睛一下子接受不了这种亮,条件反射的眯了一下眼睛,然后就觉得后颈一阵剧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与此同时,外面守卫的两个猎户,也被张手下偷偷从背后摸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卸掉了他们手里的弓箭,又将两人给打晕拖到了黑暗中。

    一切都是那么的干净利落。

    这边木屋里,才将油灯都点上。

    这才看清楚,屋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六个猎户,都昏死过去了。

    张的手下十分有经验,一个个拿着绳索,三两下就将这些猎户给绑了起来亲爱。

    顺便还将木门给掀开,将被木门拍晕过去的几个人也给拖出来,跟粽子一样绑了起来。

    王永平这才心有余悸的道:“这些王八蛋——”说着,还不解气的用脚狠狠踢了几下那昏死的猎户。

    先前,那一箭射进来的时候,黑暗不仅让人看不清木屋里的情形,也让木屋里的他们看不清箭的方向。

    若不是老妹拉了他一把,他说不准就要挂彩了,此刻心还砰砰跳呢。

    王永珠见这些人解决了,山洞里留下的那些,都是些老弱妇孺,不足为虑。

    她惦记的是宋重锦这边,方才那骨哨肯定是两边约定好的信号,方才那些人见出师不利。想必就破罐子破摔,索性发出信号,让那边直接烧山了。

    虽然知道有宋重锦在,不会有什么问题,还是挂心这茶山那边的情况。

    被王永珠挂心的茶山这边。

    宋重锦带着孙七脚程快,很快就到了那被孙七吩咐推下山石挡住去路的地方。

    那山石将路完堵死了,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高高的,晃动的石头,就算是山里的猎户,也不敢轻易翻过去。

    远远的就看到,有几个身影正在小心翼翼地翻过那些石头,还能听到他们骂骂咧咧的声音。

    他们翻得困难,走一步,试探半天,还要清理掉那些容易滚落的小石头,怕不小心踩上去,就滑了下去。

    那边可是悬崖,这摔下去,小命可就交代了。

    宋重锦一拉孙七,没有跟上去,反倒藏好了自己的身形。

    好半天才见那些人翻了过去,才走到山石边,这下离得近了,能将那些人的话听了个清楚。

    “呸!累死劳资了!怎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石头?前几日来看都还没有?太碍事了!”

    “谁知道呢,这山上不是经常滚石头下来么?有什么好奇怪的?快点赶路吧!不然天黑了还到不了——”

    “怕什么?谁会想到咱们会到茶山那里去?再说了,咱们说好了半夜动手,这个时候那什么秀才老爷,秀才娘子想必睡得正香,哪里会想到咱们来这一招,两面夹击?”

    “到时候,只要茶山落在咱们手里,她们还不得乖乖听咱们的?”

    ……

    孙七听了这话,即使见过那么多的人性险恶,也忍不住皱眉,这些人简直太忘恩负义了。

    扭头去看宋重锦,却发现什么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