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遗迹迸发(第1/2页)
    “老尸魔,你看如何?”裂天剑派掌教金峰向左侧之人询问道。只见他话音未落,左侧当即跳出一个灰衣老者,他双眼空洞,四肢僵硬,双膝不规则的弯曲跳动,似是无神无力的样子。只见他也不答话,摊手往一个昏迷之人脸上一抓,散出一缕绿烟。绿烟有灵性般钻进修士的鼻孔里,没了动静。不到片刻功夫,那人悠悠转醒,睁开眼便枯手直印入眼帘,惊惧的修士忘却了身上的疼痛,窜起身子,大声狂叫着飞奔而出:“天那,竟然被死人偷袭了,快跑,啊啊啊....疼啊......砰”那人没跑出多远,身上伤口崩裂,重重的摔到在地上,不住得抽搐,口吐白沫,已然又是昏死过去。而凄惨的嚎叫声回荡在空荡的试炼广场之上,回声隆隆,让众位已然淘汰的历练修士不由得不寒而栗,心里即发毛胆怯,又有些许庆幸,幸亏自己淘汰的早没遇到僵尸煞星,不然变得像他们一样,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怕。

    “看来这次历练注定不太平了。哎,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尽皆天意。天意,不可违。”天道子看到这番情景,心中自是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些人虽然外伤严重,但晕过去多半是被吓破了胆。道心不坚,这已然是犯了修真者的大忌,所以没什么好值得同情的。

    “可这受伤的人越来越多,也不是办法吧,总不至于让我们几个老家伙替别人善后吧。”裂天剑派掌教金峰乐得拍掌大笑,不置可否的说道。

    “哈哈,现在老夫心情大好,能干出这种事的小子无论是谁,都是一番丰功伟绩,必定是当魔修的好料子,真给咋魔修长脸。”极魔宗大长老爽朗的笑声响彻天地,声音正耳发聩,配上他满头银发,倒是颇有几分老夫聊发少年狂的韵味。

    “老魔头,你前面不是还说,是古修干的嘛,现在怎么就改口是魔修了呢?”封不平自然不放过任何可以打击极魔宗大长老的机会,戏谑着说。

    “这是两码事,你们修士最多动动嘴皮子,这是艺术,封老头你不懂。天道友,你说是吧?总之你们不要我要,我管那些个小子是谁,我照单全收。对眼,对胃口,人才啊,着实难得。哈哈哈”极魔宗大长老又是狂笑不已。

    “多少说两句,这些人我天道宗自会照顾。吴吉子,无量子,你们俩将伤员带下去好好休养。等到复赛的时候,再带他们过来。去吧”天道子手掐灵决,祭出一张传音符,符箓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而后他面色祥和,双手覆背,掌心捏有三个玉瓶子朝前随手一丢,玉瓶凌空悬浮在面前。几息功夫过后,广场边角处两道遁光,飞驰而来。遁光速度疾快,所过之处掀起空间簸荡,瞬间爆裂。到了近前,才看清两人面目。这两人已是年逾半百,修道年份已然不低,面目略显苍老,须发已然花白,但身形仍颇为健硕,举止点滴之间透露着干练的精神气,让人不可小觑。两人见到众位掌门后,便散去遁光,笔直落在众为大佬面前,却不扬起丝毫烟尘,朗声答道:“吴吉子,无量子,见过掌教,见过各派掌门。”天道子见状,则面露喜色,似是两弟子十分给自己长脸,也是微微点头,轻言道:“去做事吧。”“喏。”无量子和吴吉子轻言一声,收起玉瓶面前的玉瓶,转身离去。

    而在这几天中,经过轮番灵力爆符和灵决的狂轰乱炸,原先显眼的高地如今也变得面目全非,放眼望去,满目疮痍,甚是杂乱无章。整个山坡竟然找不到超过半人高的石头,凌乱的翠竹碎渣遍地皆是。在此期间,林峰跟鳌放两人更是想尽办法勾引那些前来围观的历练修士,可谓是达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窘迫地步,大有黔驴技穷的态势。也让那些看客们安耐不住任督二脉中涌动的真气,一时脑热的,死命冲进浓稠的黑雾中,前来自寻死路。这不,几经周折辗转之后,倒也陆陆续续淘汰了不下二十个小队,一百多个历练修士,但凡冲进黑雾的历练修士,都无一幸免,纷纷化作白光被传送出去。一时间竟无人再敢踏足此地半步。众修士人数越围越多,互相传说着这黑雾中隐藏着修炼万年的恐怖凶兽,吃人不吐骨头。顿时各种谣言四起,众人竞相诉说。而黑雾中的众人则都乐开了花,他们的腰包也越来越鼓,每人手里都捏着不下二十个储物袋之多。为此,林峰还特意给众人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万分隆重的分赃大会,并针对目前幻境外围畏缩不前的历练修士,专门下达了下一个新的作战任务。只不过这次任务还跟之前如出一辙,都是先派人无端挑衅他们,再想办法将小队引进须臾幻境中来,然后逐个击破,目送他们出局离开。

    “不行不行,我没办法再去吸引火力了。再出去,那帮人非得生吞活剥了我。你们是不知道,他们那眼神,跟恶狼一样盯着你,还直流口水。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我此时早就被千刀万剐了。小心脏受不了。”狼天行看到众人投来你懂得的目光,满脸不愿意的说道。

    “我去。”狼天戾冷然的说道,也是想替他哥哥解围。

    “不行,天戾你不行,你话都没半句直接上手的主。到时候人没引进来,倒和他们打起来了,我们可来不及救援。”林峰则直接否认了天戾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