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你就这么相信我(第1/2页)
    许佳人没有回答骆亦然的问题,指着桌上的茶盘,道:“这是我前段时间去南丰带来的花茶,你尝尝。”

    “还是佳人够意思,知道我爱茶。”

    骆亦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摇头:“可惜,我还是喜欢黑茶,这花茶太过清香,不和我的口味。”

    “是不合口味,还是因为他是南丰的特产?”唐珏淡笑着问道。

    “都有吧……”

    骆亦然将茶杯随意端在手中,继续追问:“佳人……南丰,你还要去吗?下次要去,我陪你如何?”

    “骆亦然,我和时煜珩分开了。”许佳人有些无奈说道。

    “是暂时分开,还是以后都不会见了呢?”

    “无论会不会,似乎都不影响你和我之间的友谊吧?”

    许佳人说的很温和,脸上的笑容依旧,道:“要是你想去南丰,那过两天咱们一起去,我听说南丰的元宵节特别热闹呢。怎么样?”

    骆亦然眸中掠过一抹失望,道:“佳人,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故意强调“友谊”就是想告诉他,他们之间永远都是朋友。

    永远是朋友,那就以为他永远不可能成为她的爱人。

    “这次打算回来呆几天呢?”许佳人当作没听到骆亦然那句轻叹,说道:“我听说一期的大厦已经动工了?”

    许佳人说的轻松如常,硬是把空气中的剑拔弩张变成了老友之间闲聊。

    骆亦然不好一直在一个问题上绕圈子,只好顺着许佳人的话题继续聊下去。

    晚饭吃过后,骆亦然去楼上休息了。

    他其实并不累,只是他觉得继续跟许佳人聊生意上的事,让他有些难受。

    在回来之前,他已经听说许佳人在南丰晕倒,而且精神状况也不太好。

    骆亦然猜到了许佳人和时煜珩之间也许出现了问题,他一面希望许佳人真的会和时煜珩分开,又觉得自己这样想很卑鄙。

    一路上,一明一暗的两个想法在他的内心不停交战,让他几乎都要崩溃。

    当他见到许佳人的那一刻,黑暗瞬间笼罩住了他的内心。

    他不希望许佳人再和时煜珩有一丁点瓜葛,就这样,就这样自此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可是,骆亦然发现,他昔日的好朋友,好兄弟,好属下,却对许佳人有了不一样的情愫。

    骆亦然很了解唐珏的脾气个性,他是属于眼高于顶,对任何异性都抱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这也是他为什么放心让唐珏留下。

    只是没想到,昔日最讨厌许佳人的唐珏,竟然改了态度……

    骆亦然觉得自己心底生出一块荒芜,让他几乎丧失了理智……

    ……

    “嗯……我先不回去了。跟唐珏在外面玩呢!嗯——我会注意安全的。”

    许佳人坐在唐珏家的客厅迟迟不肯走。

    这已经是李卉打的第三通电话了。

    唐珏看了看时间,道:“你在我这儿躲着也没用啊。明天还不是会和亦然见面?”

    “谁说我躲着了?”许佳人抓起一把瓜子,心不在焉的嗑着说道:“我是喜欢你这里的瓜子……小气吧啦的,吃你两颗瓜子都不行。”

    这瓜子明明就和许佳人家里的一样。

    唐珏也不拆穿她,倒了一杯菊花茶放在了她面前,道:“瓜子吃多了要上火,你不想走就不走,别明天起来一嘴泡!”

    清北这个地方冬季特别干燥,一个不小心就会上火。

    许佳人一听,立刻把手里的瓜子仍回盘子里,拿起菊花茶喝了好几口。

    “咳咳咳——”

    喝的太急,许佳人一下子给呛到了。

    唐珏连忙拿了纸巾递过去,有些无奈道:“许佳人,你说你,喝口水也能呛到自己,我都说了,这瓜子也好,还是这茶水也好,你都随意……没人和你抢!”

    “喏,你说的啊——那你别再叨叨了。”许佳人指着唐珏警告。

    “行行行,你在这里愿意呆多久都行,我去洗漱了。”唐珏上楼进了浴室。

    上楼前,唐珏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子,偌大的客厅显得她特别娇小,让人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唐珏赶紧快步进了浴室,拧开水笼头放到了凉水,洗了一把脸才让他冷静下来。

    骆亦然的反常让唐珏的心也跟着乱起来。

    人人都知道许佳人有个从小爱慕的青梅竹马,不论谁都拆不开她和她的煜珩哥哥。

    她身边的人,都会谨守一条线,保持着与她的距离。

    可现在,这条线被擦掉了。

    时煜珩和许佳人出了问题,所有眼中有她的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