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中秋宫宴(四)(第1/2页)
    .630shu.co,最快更新素手匠心最新章节!

    雪涵垂首道:“娘娘客气了!这投影的法子十分繁杂。好在雪涵留了份图样,详细标注了灯具、镜子的大小与摆放的位置及透孔的角度。”

    孙贵妃颔首道:“图纸何在?”

    “在我家中!”

    “不可能!”张伯忠放声大叫,“程雪涵,怎敢欺骗贵妃欺骗陛下——”

    “伯忠!”英国公已经明白了什么,他目光如箭恨不得把雪芜射成筛子!“莫要闹了!有事,咱们回家再说!”

    孙贵妃微笑道:“世子莫急,本宫就派人去取那份图纸。”她又目视雪芜,玉容微寒。这个女人,仗着自己生得美貌,竟然意图色诱皇帝!亏得陛下英明,金太妃聪明才没让她得逞!

    “程雪芜,可有证明,灯中舞是所作?”

    雪芜身体一摇,只低泣不语。

    孙贵妃耐心极好,笑道:“这般不声不响,只哭个不停。倒象是我们委屈冤枉似的!”

    皇帝适时的冷哼一声!

    雪芜吓得身冷汗淋漓,但依旧无法开口为自己辨驳半句!

    “这样吧!”孙贵妃又替她想了个主意,“图纸可以让人盗去,但那支舞总还记得吧?为证清白,便当众舞一段如何?”

    伯忠红着眼,狠狠的盯着雪芜:“雪芜?”

    雪芜已知大势已去!

    她即无图纸,也无练过那支舞,如何能向众人证明自身?

    她软软的垂下身体,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道:“娘娘,上元夜灯舞之人,的确并非臣女。臣女也从未说过是自己,这其中有所误会。”

    伯忠足下踉跄,眼底已是腥红一片:“雪芜!”他忍气吞声,“说什么胡话?我明明在秦淮河畔遇上的,亲眼看着从船上而来——”

    徐凌冷冷的道:“那夜,雪芜的确留在雪涵的船上直接回了府。雪涵先一步换到我们的画舫之上。当时,魏国公夫人与白棠的妹子白兰也在。”

    张伯忠身都被尖刀凌迟般的痛,痛得他几乎发不出声音!

    “不,不可能——”他手足无措,凄凉无助,“雪芜,不能这样骗我!程雪芜——”

    雪芜扑在他身前,哭道:“伯忠,那夜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追问我的名字!我虽羞涩,也觉欢喜。可我也是今日才知,原来找的是雪涵啊!”

    伯忠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不错!是他自己认错了人,怪谁?怪谁?!

    阿寿听得怒极!

    “放屁!”阿寿唾了她一口,“在船里压根没露面,伯忠会追着来?他是见到了灯舞惊为天人,所以才来寻的人!会不明白这点?明知他是为雪涵而来,还敢存心欺骗于他!程雪芜,真是好心计!”

    雪芜哭得可怜至极,拖着伯忠的袖子道:“不,不是的!伯忠,我真的是冤枉的——”

    伯忠胸口阵阵剧痛,他死死的盯着雪芜,颤声问:“冤枉?让零香给我递的话,忘记了么?说汉王世子原想求娶的是雪涵,是她不想作妾所以才推了出头,还记得么?”

    雪芜急道:“我何曾让她这般说过?伯忠,必是她见我在汉王府苦熬时光才自作主张的!”

    伯忠哈的声对天惨笑!裘安骂得对!瞎了眼,他真是瞎了眼!

    阿寿忍不住怒斥她:“不要脸!李代桃僵欺骗伯忠!害得他成了不孝不义之人!还有脸说冤枉?!”

    伯忠听得阿寿的话,只觉胸口剧痛,喉咙一甜,突然间眼前模糊一片,竟致失去了知觉!

    雪芜扑在他身上大哭:“伯忠,怎么了?伯忠——”

    阿寿急得一把撩开她:“滚开!还嫌害得他不够?”

    任由雪芜哭得如何凄美,也无人再理睬与她。

    兵荒马乱中,宫人请来了太医诊治伯忠,英国公夫妇抱着儿子,震惊与愤怒之后,心下荒芜一片!他们看着雪涵兄妹淡然的起身离去。没有多看儿子一眼。一时间悲从中来!真相大白时,却已覆水难收!

    英国公平静的望了眼雪芜:“程雪芜,很好。”

    生生的毁了他大好的儿子!

    只盼儿子看穿了她的真面目,能够早日清醒!

    雪芜被英国公这一眼瞧得汗毛林立!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当张伯忠醒来时,已身在自家的府中。

    他望着屋顶横梁,眼底从茫然到犹疑,闭了闭眼,再度睁开时,满目绝望。

    “世子醒了!”丫鬟惊喜的叫声中,他听到了母亲的脚步声。

    “伯忠!”王夫人之前再恨儿子,可得知儿子原来也是中了那贱人的计,落得如今凄惨的下场,也不由心疼起他来!

    “娘,娘——”伯忠张口才喊了两声,已是泪如雨下。“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