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天下英雄尽折颜(第1/2页)
    众人心中有的惊惧、有的疑惑、有的愤怒,几千双眼睛落在陈剑平身上,只见他缓缓起身,慢慢走到台前,大声道:“当年你们受百花、御剑蛊惑,逼死我恩师,本待将你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以报师门大仇,以解我心头之恨。”

    说到这,陈剑平左手轻撩衣襟,露出响铃剑剑柄,响铃剑护手内两枚银铃顿时飞旋转动,发出悦耳铃声,场上场下皆尽变色。

    只听陈剑平接着说道:“看在你们今日到场观礼的份上,便饶你们一命,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到灵堂前三跪九叩,给紫云宫先师尊陆公正山赔礼谢罪,此后再不可与百花、御剑之流狼狈为奸,他日药山派荡平百花、御剑两派,免得殃及池鱼,祸及尔等!”

    此话一出,场中众人面面相觑,相顾愕然,今日到场的诸多门派虽不似大云寺、百花、御剑这些门派那般威震武林,却也都是有头有脸成名多年的。

    且今日不少门派都是一派之主,帮中首脑前来,在辈分上讲与陆正山是同辈,岂能行跪拜之礼,特别还是三跪九叩大礼,今日若跪了,颜面算是载到家了,他日也就没什么颜面在江湖上行走了!

    鸦雀无声之中,众人心中纷纷叫苦,若是硬气骨头来不跪,这药山派可不是好相与的,几年来灭过的大小门派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若说这帮活阎王今日真大开杀戒,众人心中一点也不怀疑。

    可若是当者天下英雄的面,今日这么一跪,那可真是比死了还难受,大伙心想:“早知道得过且过,就不来献殷勤趟这趟浑水了,这下倒好,真是羡慕未曾前来的那些门派!”

    众人正这么想着,忽然由打山门外传来一阵轰隆作响的马蹄声,这声音来的好快,转眼间便到山脚下,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山门外进来二三十个人。

    只见这二三十个人,各个手中捧着一个小木匣,他们虽身穿重孝,但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一身白色孝衣几乎染成红色。

    这二三十人径直走到陆正山灵前,恭恭敬敬的跪下,大声道:“药山派奉陈掌门之命,为师祖陆公正山献祭!”

    说着将手中的木匣打开,众人一看猛地一惊,只见二三十个木匣中装是一颗颗人头。

    数中有人指着一个木匣惊恐的说道:“这并不是白鲸帮史万年吗?他怎么……”

    青衣护法钱不明指着木匣大声说道:“这些门派当年逼死陆公,今日陆公三年大祭自然要拿他们的人头献祭,尔等今日前来观礼,暂且绕过一命,快快到师祖陆公灵前三跪九叩谢罪!”

    青衣护法钱不明话音刚落,药山派三大护法、四大使者、八大金刚、十三太保、三十六天罡及千余弟子呼啦一声站起身来,将在场三四千人围在中间。

    别的倒还好,特别是这十三太保,真是令众人心胆俱裂,这十三人几年来征战杀伐简直就是以杀人饮血为乐,也不知药山派从那里搜罗来的这几个吃人的罗刹。

    其他三大护法、四大使者什么的众人只是听闻他们功力多深、手段多毒、计谋多高,却不曾有什么接触,唯独这十三太保,药山派历次攻伐皆是这十三人打头阵,在场者不少人亲眼见过这十三人的狠辣。

    一旁慧明、慧净两位法师宣一声佛号,慧明法师说道:“陈掌门,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就放各位施主下山,老衲深信各位施主定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

    陈剑平也不回头,冷冷的说道:“大师佛门中人,果然慈悲为怀,今日也瞧在大云寺各位法师的面上,我绕他们不死,若不识时务却怪不得我了!”

    耿惊云站起身来,说道:“小师弟,不得无礼!”

    耿惊云威望极高,且陈剑平对耿惊云之感情仅次于师尊陆正山,此刻陈剑平虽身居高位,但耿惊云却依然以小师弟相称。

    陈剑平仰面叹了口气,说道:“大师哥,咱们这些年受的还不够吗?我真恨不得杀尽天下人方可一抵师父之死,此刻令他们叩拜认罪真是便宜他们了!”

    说着陈剑平向前一步,只觉他周身忽然升起一股浓烈的煞气,一阵轻微丝丝声传来,一条殷红的长蛇竟然从陈剑平袖口爬出,顺着他的左臂盘旋而上,蛇头停在他左肩之上,对着在场众人猛地张口大口,吞吐着长长的蛇信,情形十分可怖。

    陈剑平眉头一皱,药山派千余人猛地向前跨出一步,特别是十三太保,此刻竟已经将兵器亮出,十三人脸上各个兴奋异常,好似盼望着掌门一声令下,便可放手大杀!

    强大、无形、无处不在的巨大压力越压越重,此刻紫云宫内静的可怕,气氛已经达到了一个微妙的临界点,此刻若在场各门各派三四千人发一声喊,众人便跟药山派拼了,可此刻若有一人走上前跪倒,场中三四千人也就崩溃了。

    陈剑平轻轻拭去挂在眼角的泪水,左手缓缓抬起,慢慢握在剑柄之上,场中千余药山派弟子,及三大护法、四大使者、八大金刚、三十六天罡,缓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