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反噬(第1/2页)
    这祭天圣会,本不是玄羽门固有之圣会,当年一场正魔大战,旷日持久,战事惨烈,各方可谓损失惨重,老一辈江湖之士震惊之余,也在反思自查,思量如何避免今后发生这类惨剧。

    经天下各大门派商议,决定每百年召开一次圣会,名曰“祭天圣会”,号曰“感上天之恩德、思吾辈之不足”。

    而这祭天圣会之首要,便在这“思吾辈之不足”上,所谓“不足”乃是隐喻,实际指的是借祭天圣会之际,监视天下各门派走向。

    当年正魔大战之时,便有许多正道门派,或受不住魔教威逼而屈从、或抵不住利益诱惑而就范,以至魔教势力大涨,双方一场大战,正道一方虽胜出,可也已是元气大伤,因此便设立这祭天圣会,以做到防患于未然,免得重蹈覆辙。

    且祭天圣会,也并非一定要在玄羽门举行,祭天圣会创立之初,各派一致选定天下实力最强者主持,因此,假如百花谷实力最强,那么祭天圣会则由百花谷主持举行。

    几百年来,天下虽无定论,但约定俗成,凡主持祭天圣会之门派,可以说就是武林各门派之主,自当年祭天圣会创立之初至今,历届祭天圣会皆由玄羽门主持举办,实则是玄羽门实力最强之故。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那场空前惨烈的正魔大战,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天下各门各派渐渐恢复元气,可正是如此,天下人心也渐渐浮动,追逐名利地位、功法力量之风又渐渐兴起,江湖中各门各派虽看似表面一团和气,实则暗地里风云涌动,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因此,这次祭天圣会便格外引人注目。

    虽说距圣会正日尚有两日,可天下各习武之人早已齐聚两面山脚下,玄羽门下院,“居士林”中,前前后后,到处都住满了江湖人士。

    玄羽门多次举办这祭天圣会,可谓轻车熟路,下院居士林归分支逍遥居统领,早在半月前便已准备妥当,居士林设立之初,其用意便是接纳祭天圣会之时各路江湖人士,因此房舍院落众多,各门各派人来的虽多,可一切也井然有序,几百个火头道人更是严阵以待,供应各门各派饮食用度。

    居士林内,各回廊道口,各厅前堂后,皆有玄羽门精锐弟子来回巡视,一来树大招风,放眼天下,敢正面与玄羽门为敌者,恐怕没几个,即便是有这胆量也未必有这实力,但即便如此,也得防着有人唯恐天下不乱趁机袭扰捣乱。

    二来,各门各派几千人士,各中难免有几个夹怨带仇的,两下里一照面,说不定便会动起手来,玄羽门作为东道主,自然要第一时间出来制止。

    却说此时陈剑平被关在紫云洞内,翻来覆去越想越是心乱,心中总是惴惴不安,既担心师尊及各位师兄弟安危,又被许多不解疑团所困惑,他又不似旁人,若换做其他人,想不通放在一边不想便是,而他却是个爱钻牛角尖之人,若非如此,当初便不会与饮血老祖有太多纠葛。

    此时他越是想不通,心里就越焦急,越是焦急就越想不通,只见他一会儿盘膝坐在地上苦思,一会儿在石室内来回踱步,心中越想越是气闷,越想越是烦躁,简直想狂舞乱吼一番。

    其时正值盛夏,天地一片燥热,这石室晚上虽阴凉些,白天却也闷热异常,陈剑平独自关在这石室也无什忌讳,宽衣解带,坦胸露背,席地而坐,心中一阵阵气苦,想了半天,只想到脑袋嗡嗡作响,也无什结果,当下手在石桌上重重一拍,走到石床前倒头便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恍惚惚,半睡半醒之间,饮血老祖恶战、击死冯迁、火烧冯允、戚家寨惨剧等等一切在陈剑平脑海中不断浮现,浑浑噩噩之际,陈剑平明知自己身在梦中,可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心中不停地大声说道:“快醒过来,快醒过来”。

    突然,陈剑平感到浑身一阵阴凉,半梦半真之间陈剑平一惊,心想:“这盛夏之时,燥热异常,自己岂会感觉阴凉。”想到这,清楚的感觉到身子竟然打了个冷战,“我这定是身在梦中,才有如此幻觉……”

    突然,陈剑平猛地惊醒,大叫一声:“不好!”

    急欲翻身而起,却发觉左半边身子竟然动弹不得,陈剑平大惊,定眼一瞧,只自己左半边身子竟然殷红一片。

    陈剑平心中大骇,寻思:“定是自己睡梦中,内息走了岔路,遭化蛇内丹之毒反噬!”

    因化蛇硬核缘故,陈剑平行功经络异于常人,在捣药仙翁点拨之下,陈剑平侥幸闯过难关,得意继续修习内功,但这也无形中,将沉睡的化蛇内丹之毒惊醒,因此,陈剑平不得不一刻不停的运劲与化蛇硬核之毒相抗,以防被化蛇内丹之毒侵噬。

    这几年来,陈剑平不论坐卧起立还是行走吃饭,无时无刻不潜运内息,不敢有一时一刻的停歇,时至今日,经脉中内息运行与陈剑平来说已如呼吸、眨眼般平常,甚至在无意识的状态下,陈剑平经络内的内息依然自动与化蛇硬核之毒抗衡。

    如此一来,陈剑平功法进步自然是一日千里,可这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