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事成(下)(第1/2页)
    不到半月时间,患病弟子陆续康复,此后再没有弟子无辜晕厥,师尊陆正山对陈剑平更是大加赞赏,合宫上下皆对他刮目相看。

    此次,纪小武、赵大壮二人出力甚多,纪小武升任炼药堂掌事弟子,赵大壮任伍长,蔡有良、李成义二人被逐出玄羽门。

    时光飞逝,山中岁月易过,世间繁华千年,转眼又过了两年,此时的陈剑平意气风发,长得精壮干练,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瘦弱的乞儿少年。

    这一日,炼药堂几个小道士偷偷的聚在廊下角落里,四下张望着,窃窃私语道:“哎,好了没有呀,这么大的事儿我可不想错过。”

    一名微胖的小道说道:“煎药的火炉都熄灭了,常静师叔去方儒师叔哪里了,刚走不大一会儿,一时间应该是回不来的。”

    一名穿青衫的小道,手里拿着个蒲扇,着急的说道:“那还等什么?咱们快点去吧!东边演武场上早就聚满了人了,再不去就看不到了。”

    这几个小道,放下手中的活计,垫手垫脚的摸出门去,一出炼药堂大门便飞也似的朝东边演武场跑去。

    到了地方一看,只见宽大的演武场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有两人正在场中比试较量,人群中喝彩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那演武场虽极大,可在场中的比试的二人,还是尽力收敛,以免伤到围观的弟子,只见场中一人,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好看的半弧,身形一转,轻巧的在三丈开外落下,手中长剑指地,气定神闲的立在哪里。

    人群中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喝彩之声,“大师哥好俊的身法!”田友仁在一旁喝彩道,

    陆大勇兴奋的冲着场中喊道:“小师弟,赶紧把看家的本事拿出来,不下重手,别想在大师哥哪里讨到便宜!”原来,在场中比试的正是耿惊云、陈剑平二人。

    那陈剑平立在当场,手握长剑,微微有些喘息,只见他双眉一样,右手向前急送,手中长剑激射而出,朝耿惊云刺去。

    耿惊云微微一笑,说道:“小师弟,这样直接攻过来有什么用,你一刺之力就算再强,也奈何不了我!”

    说罢,耿惊云向前一步,右肩微微下沉,剑尖斜向上一点,正好点在飞来长剑剑身正中,只见那把长剑一声轻响,被荡到了半空中。

    而此时,陈剑平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耿惊云跟前,左手隔住耿惊云持剑的右臂,接着大喝一声,右手成掌,裹着一层青气,急向耿惊云腋下斩去。

    这两年来,陈剑平功法进境神速,此时的陈剑平,已将那玄天荡魔真法练到了第三层,功法内力已不容小觑,这时围观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几个年少的弟子忍不住脱口而出:“小心呀!”

    耿惊云微微一惊,陈剑平虽是一只肉掌斩来,但他将真气灌于右掌,奋力斩出,威力实不亚于刀剑,再者,腋下乃是人身上的软肋,当下便不敢硬接,他一声长啸,朗声道:“真有你的,小师弟!”说完,猛地抬起左腿,用膝盖挡住了陈剑平这一击 。

    围观人群中忍不住发出“哦”,“挡住了”这类小声的议论。

    陈剑平此时心里也是一惊,自己这一击,看似招式浅陋,但少说也用上了七成的劲力,大师哥竟然轻描淡写的用膝盖就给挡住了,而且他的护体功法还震得自己右臂隐隐生疼。

    略一分神,只见耿惊云左手一探,朝自己小腹急抓,陈剑平一个激灵,心中大叫:“不好!”

    身子急向后缩,亏得他此时已经有所根基,勉强躲过了丹田大穴上的这一抓,但腰带还是被耿惊云顺势给抓住了,

    陈剑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耿惊云说道:“师弟,小心了”,说罢,只见他猛地一发力,竟然将陈剑平整个人扔到了半空中。

    说时迟那时快,陈剑平惊而不慌,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只见他在半空挺了个身,张手接住半空中下落的长剑,一声清啸,连人带剑,垂直向耿惊云头顶刺去,此时围观众人早已忘了喝彩,一个个伸着脖子都看的呆了。

    耿惊云面色凝重,长剑插在脚边,死死的盯着半空中急刺而下的陈剑平,突然间,他双臂抬起,解道家太极印,大喝一声:“开!”一瞬间,一道青蓝色的气墙将耿惊云包裹了起来。

    下一刻,陈剑平手中长剑与那气墙相撞,只见那长剑瞬间如同枯木一般折成数段,紧接着“砰”的一声,陈剑平猛地被气墙弹开。

    田友仁、陆大勇二人飞身而起,犹如一道青烟,一左一右,将陈剑平接住,落在较场中央,此时围观弟子中“轰”的一声,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喝彩声,经久不息。

    耿惊云三两步奔了过来,一手搭在陈剑平肩膀,关切的问道:“小师弟,觉得怎样?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试试有什么异样。”

    陈剑平依言深吸一口气,并未察觉身上有什么不妥,只是气血翻涌的厉害,过了片刻,摇头笑道:“大师哥,好生厉害,小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