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重托(第1/2页)
    秦百川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这‘化蛇’第五次脱皮时便会在顶门形成一个红色的突起,内有一枚红色内丹,乃是‘化蛇’千百年修行精华之所在,这对修炼内功之人来说简直就是无上的瑰宝,本来‘化蛇’乃上古奇兽,外加千年修行,人力自然无法伤及其丝毫,但这‘化蛇’有一大弱点,便是在蜕皮之后一段时间内,动弹不得,虚弱不堪。”

    耿、陆二人听罢,齐声说道:“有这样的事?”

    秦百川不答,自顾自的说道:“赤炎魔君一伙妖人,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方法,历尽艰辛找到‘化蛇’之所在,算准时机屠杀‘化蛇’,想将化蛇头顶内丹据为己有,岂料人算不如天算,虽然‘化蛇’蜕皮之后动弹不得,虚弱不堪,但毕竟是千年奇兽,赤炎魔君一伙死伤惨重,激斗之中,‘化蛇’头顶内丹更是跌落到‘凌川’河中。”

    耿、陆二人听完,半天合不拢嘴,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

    秦百川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颤声说道:“那‘化蛇’内丹随江而下,流入桑叶镇、桑叶村‘青龙河’中,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被这小乞丐所得,那‘化蛇’内丹乃天下致毒之物,人若想据为己有,必先以内力将其炼化,方可吸纳其中精华,否则此物触手及化,融入肌肤,直攻心脉,立时便可取人性命。”

    耿、陆二人听到这里,虽然知道小乞丐后来没有中毒身亡,但两人手心还是捏着两把汗,心中异常紧张。

    秦百川看着小乞丐说道:“那时,小乞丐捡到内丹,触手及化,内丹剧毒沿着左臂‘劳宫’、‘大陵’、‘曲泽’、‘天泉’四穴而上,直逼左胸‘天池’大穴,‘天池穴’乃心脉大穴,本来剧毒一旦到达‘天池’大穴,小乞丐必死无疑,但此子天生异于常人,寻常之人心脏皆长在左边,而他的心脏却长在右边,左边既无心,也就没有什么心脉大穴可言,因此硬核便留在了他的体内。”

    耿、陆二人此时长须一口气,不由自主的又朝小乞丐看了一眼。

    秦百川接着说道:“因为‘化蛇’内丹跌落‘凌川’之后,‘凌川’之水皆变为红色,久久不能散去,赤炎魔君一伙轻易便找上了小乞丐,这群妖人惨无人性,不但掳走了小乞丐,为了不使消息走漏,竟将桑叶村村上下尽数屠戮。”

    耿惊云陆大勇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原来一月前,桑叶村村老幼竟是被赤焰魔君一伙残害!陆大勇更是气的将一根胳膊粗细的木柴折为两截,咬牙切齿的咒骂妖人残忍。

    耿惊云说道:“前辈,依您之前所说,跟随三个妖人到达一个山洞,看见小乞丐被捆缚在地,想必他们定是要设法取出小乞丐身上的‘化蛇’内丹吧?”

    秦百川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其中原委,只是奇怪这几人何必为难一个小孩,后来越看越是心惊,那几个妖人竟要以鼎中烈火熔炼小乞丐,以此炼化出‘化蛇’内丹。”

    此言一出,耿、陆二人均大惊失色,江湖中人口耳相传,很多魔教妖邪,常以活人为祭,练就速成的内功心法,只是此事太过骇人听闻,大家皆不以为信,此时亲耳听到,耿、陆二人皆异常震惊。

    秦百川痛苦的咳嗽了两声,说道:“那日我陡然暴起,打翻巨鼎,洞内一片火海,趁乱救下小乞丐,惹得这伙妖人纠缠,我便一直将他带在身边。酒楼之中,你二人无端请我吃酒,我见你们不是寻常之人,便起了疑心 ,后来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

    耿惊云盯着眼前火堆,怔怔的说道:“想不到这中间竟然如此曲折”。

    陆大勇:“秦前辈侠肝义胆,锄强扶弱,这份胸襟真让人好生佩服!”

    耿惊云起身走到小乞丐身前,伸手在小乞丐“人中穴”上轻轻一按,小乞丐“嗯”的一声醒了过来。

    小乞丐茫然的问道:“这是哪儿?啊!秦爷爷,你……你受伤了!”

    秦百川再也支撑不住,身子歪在草堆上,颤声说道:“孩子,我快不行了,以后的路,得由你自己走了,盼你遇事能逢凶化吉,我是护不了你了。”

    小乞丐慌忙抓住秦百川的手,哭道:“秦爷爷,你在说什么呀!你肯定会没事的,你别吓我!”

    小乞丐泣不成声,转过身来,对着耿、陆二人纳头便拜,口里不住的说道:“两位大哥,你们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救救我秦爷爷,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小乞丐刚刚转醒,几欲歪倒,但他仍然硬撑着,跪在地上。

    耿惊云满脸歉意,赶紧将小乞丐扶起,陆大勇俯身扶起秦百川,他身受重伤,又中奇毒,此时已是灯枯油尽,奄奄一息了。

    秦百川猛然一把抓扯住耿惊云的衣袖,喘息着说道:“盖我正道中人,一生习武,所谓何来?想我此生不求闻达与世,但求无愧于心,此子身负奇毒,又遭妖人追杀,断不能独活,若得蒙‘玄羽门’收容,他日学有所成,造福于世,也足以告慰‘桑叶村’惨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