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能不能压住(加更)(第1/2页)
    “没关系的,人都有情绪嘛。”叶小池本着尽量不得罪客户的心态说道。

    “董哥那边现在正忙着,我先给几位做一下介绍,董哥忙完了就会过来。不过几位不用担心,我记忆力还过得去,董哥告诉我的事,一般不用说第二遍,给几位做个介绍还是没问题的。至于东西怎么样,你们应该是请了人来掌眼了吧?”

    叶小池说着,指着他们一家三口身后跟着那个默不作声的男人,他看上去有五十多了,进来后一直背着双手随意打量着,没有参与谈话的意思。

    那男青年说的话也并未在他的脸上引起任何波澜。倒是叶小池引起他一丝兴趣,自己夸自己记忆力不错的姑娘不多见,她又是怎么就知道他是来帮忙掌眼的呢?

    叶小池轻描淡写地把刚才年轻人的话给挡了回去。那一对夫妻有点尴尬,而他们的儿子还有点不服气,被他母亲一路推着,随着叶小池走到放斋戒牌的地方。

    里间的几个人本来在围着博山炉商量着具体的维修方案,听到叶小池这边说话,左煜诚的手从炉子上拿开,把郑镇宇放在这边的烟盒往里推了推,没再谈博山炉的事。

    从业这么多年,千奇百怪的人见得多了,他想看看叶小池会怎么应对。左煜诚随意用手扒拉了一下头发,眼神低垂,注意力却放在了外间。

    郑镇宇鲜少看到这个发小会把注意力放在女孩子身上,不管是因为工作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都算得上是新鲜事。

    他便示意那学者模样的男子等等,跟着左煜诚一起听听叶小池那边怎么说。

    这时候叶小池正一个一个仔细介绍着那些斋戒牌的材质,“这个是象牙雕的,侧面有双龙……”

    那男孩子插嘴道:“这不是很明显吗,两边刻着两条龙嘛。”

    男孩父亲瞪了他一眼,跟叶小池说道:“别理他,你继续说。我们听着呢。”

    幼稚!叶小池腹诽了一句,忽略那小子挑衅的话,继续介绍道:“这几个都是粉彩的,能看出来底色不同,有的是粉色做底,有的是蓝色为底,周围都有透雕的图案,你们看这一个上下左右有四个满文,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那夫妻俩都表示不认识,男青年看了一眼,又把目光移开去。

    “是洪福齐天的意思。”叶小池说完之后,男青年妈妈说道:“寓意不错。”她这样说是想缓解儿子带来的尴尬。

    男青年却不领情,嘀咕了俩字:“俗气!”

    叶小池没搭理他,继续介绍:“看看这个,材质珍贵就不说了,还用了好几种工艺。你们看,这一整个斋戒牌以金胎做基础,中间是画珐琅图案,四周镶嵌着各色宝石,点翠的叶片小而精致……”

    叶小池这时候已经介绍得差不多了,她问了一句:“几位看斋戒牌是要用来收藏还是特地给谁买的?”

    “给我儿子买的,他要上大学了,到时候一个人在外边住着。期望他戴着这斋戒牌,能……”

    那妇人的话被她儿子给打断了:“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了?我不是好好的考上了大学吗?”他觉得他父母在外人面前这样说让他丢脸了。

    叶小池听了,点点头说道:“这些牌子吧,材质都挺珍贵的,造型和做工你们都看到了,很精美。现在的情况是这东西很有收藏价值,数量有限,这些都是单品,卖没一个少一个。如果真喜欢,尽快入手比较好。没有人知道下次再来的时候这些货还在不在是吧?”

    负责掌眼的人还没说话,所以那夫妻俩对材质如何没表态。可是做工和造型他们都看到了,叶小池说得并不夸张,他们看了也都喜欢。如果是真品的话,确实是卖没一个少一个,以后再想买就得看机缘了。

    左煜诚往边上挪了挪,透过珠帘看过去,他觉得叶小池说的这句话应该只是个开场白。

    果然,叶小池跟那夫妻俩说道:“斋戒牌是祭祀时戴的,起源于雍正朝。当时雍正帝要求大臣们入宫参与祭祀时要戴斋戒牌,用来警示他人整肃身心。你们想啊,戴这些牌子的都得是大官吧。”

    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夫妻俩包括那男青年都不明白叶小池到底要说什么。

    叶小池看那男青年没再摆出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便说出她最想说的一句话:“所以你们买斋戒牌要是用来收藏的话,以后肯定会升值的。可要是给令公子买来起警示作用,我担心,现在的他压不住这牌子。毕竟以前是大官祭祀时戴这东西……”

    叶小池说着,朝那男青年看了一眼。

    后边跟来掌眼的男人看到叶小池挑衅的那一眼,抬头望了望白色的天花板,忍住嘴角要溢出的那一抹笑。

    左煜诚搓了搓额角,看不出喜怒,倒是被郑镇宇撞了一下胳膊:“诚子,你从那个犄角旮旯找着这样的人啊?”

    那夫妻俩怎么能听不出来这姑娘是针对他们儿子说的,可他们是讲理的人,这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