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这谁顶得住啊?(第1/2页)
    那人走了之后,叶小池朝着董庆竖起了大拇指,董庆却说道:“小叶,你以后在这待时间长了,就知道了,咱这一行,会演戏的太多了。卖惨那都是基本功,一个赛一个的会讲故事,简直比演员都厉害。他们讲你听着就是了,可别真往心里去。一切还得看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董庆觉得叶小池是女的,女人嘛,比较感性,似乎更容易被感染,所以提点她一下。

    说完了见叶小池点头答应,便让她收拾收拾下班回她大姑家。

    叶小池出来后,外边还在下着毛毛雨,天上云层厚重,有转成大雨的可能。她听她大姑说过,回嘉和小区的路上有一段排水不大好,一下雨就会积水,雨要是大了车都过不去。所以她没在古玩市场里边逗留。从市场出来后就直奔车站。

    她等了一会儿,来了一趟六路车,可是看看靠门处的人身都已经贴在门上了,就熄了往上挤的念头。好在下一趟车人少了一点,总算有个站的地方,便抬脚上了车。

    回到叶文君家里,两口子都在,看到叶小池头发有点潮,叶文君便拿了毛巾给她让她擦擦。

    她那边正要摆碗筷,便有人敲门,郭四海从屋里走出来去开门,门打开了,他就愣了:“二大爷,栓子,你们这是……”

    叶小池探头一看,来俩陌生人。听他们的意思是带那老爷子来市里看病,要在郭四海这里住几天。

    叶文君虽然觉得太突然,可也不能把人拦住不让进来。所以跟郭四海俩人笑着把人往里让。

    “爹,你先别进去,换一下鞋。在家告诉你几遍了,怎么又忘了。”那栓子指着叶文君摆在他们面前的拖鞋捅咕他爹。

    “哦,对,你看我这记性。”不管是郭四海的二大爷还是他那堂弟栓子,看起来做人都不错,进门后处处注意,还带了腊肉和自酿的米酒,听他们说是自家用糯米做的。

    叶文君本来已经做好了饭,现在又来了俩亲戚,便赶忙又下楼买了熟食,又炒了鸡蛋辣椒,备上酒盅,看着他们爷几个一人倒上一杯糯米酒喝着,她陪了一会就去了厨房。

    刚开始那爷俩都很小心,夹菜时都只夹自己这边的,说话也不会大声,客客气气地拉些家常,说说老爷子看病的事,倒也不是很严重,就是眼睛有点不太好。

    聊到半道,那栓子上厨房要洗俩辣椒,他家老爷子就爱吃辣椒蘸酱。过去时,正好看到叶文君从冰箱里拿出来一块酱牛肉。

    栓子见了,马上要把那酱牛肉塞回冰箱里去。一边塞还一边说:“二嫂,你这已经做了不少菜了,可别再添了。俺们这趟过来够麻烦你们了,这东西放着,等小亮他们回来吃。”

    叶文君听了心里发苦,她这是给叶小池准备的,听叶小池说店里的人对她都挺好的,所以她准备把之前做的酱牛肉还有酱萝卜条和辣酱给叶小池带着,让她拿到店里去。

    可东西才准备好,还没跟叶小池说呢,酱牛肉刚拿出来要尝尝是不是入味了?前后也就两分钟的时间,就让栓子看着了……

    叶文君简直是骑虎难下,这家亲戚她倒不排斥,但人有亲疏,这爷俩在她心里就没法跟娘家侄女比,可这时候也只有硬着头皮把酱牛肉往外拿,僵着笑脸跟栓子说道:“看你说的,都是亲戚,几年不来一回……”

    叶文君觉得自己挺虚伪的,可还是把栓子赶回去吃饭喝酒,她自己拿了菜刀,把牛肉切成片,然后肉疼地端过去放到饭桌上。真不能怪她抠啊,这东西郭佳亮郭佳颖都吃不着……

    那爷几个喝得你来我往的,互相劝着酒,叶小池吃了碗饭早早就回屋了,叶文君也没在饭桌上坐着,去找叶小池小声说这事,说完了还叹气。叶小池揽住她大姑肩膀,看着她那一脸舍不得的样直笑。

    “还笑呢,是不是觉得我挺抠的。”

    “不抠啊,大姑最大方了。不过我店里那边真不用给他们带酱牛肉,那东西太贵了,带点辣酱萝卜条就很好。他们吃的不差,不过那个董哥倒是说过一回,说嘴里没味,辣酱什么的他可能挺乐意要的。”

    俩人说到这,听到外屋说话的声大了起来,叶文君一听,就知道那几个喝得都有点上头,就没有刚开始说话那么克制。

    她打开门往外看,正听到郭四海那二大爷说起郭四海小时候在村里的事。

    “四海呀,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那个淘啊,有一回大冬天的,你硬是把舌头伸出来去舔那铁大门,结果粘门上了。你那个爹也是虎,掰着你脑袋往后拽,拽得你舌头都破了。把你奶给气得,拿着笤帚追着你爹打呀……”

    叶小池和叶文君俩人听了,姑侄两个在屋里笑成一团,谁也没想到平时挺稳重的郭四海小时候傻憨傻憨的。

    第二天叶小池拿着两个罐头瓶子上古玩店上班去了,到了店里把瓶子给董庆递过去,董庆挺高兴:“谢谢小叶啊,一天天的吃饭总觉得差点味,有这东西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