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都看中了什么?(第1/2页)
    左煜诚返回洛川市之后,带着屈小五俩人直接去了城边他买下的那一片仓库。车子刚开近大门,两个身穿迷彩服的青年人就牵着条大狼狗小跑步迎过来。

    他透过车窗问了几句话,得知这边一切正常,便在年轻人打开大铁门后,让屈小五把车开进大院里。

    皮卡车一进去,年轻人便再度把大门关上。管库的中年人也从仓库里走出来,看了看屈小五车上的那些家具,跟左煜诚说道:“诚子,现在家具可没有前几年那么好收了。你说过几年会不会越来越少了?”

    “那肯定的,能收多少是多少吧。”左煜诚说完,看着屈小五将车厢一侧对着仓库门把车停好,然后那两个守卫过来一起帮忙,把车上的家具小心翼翼搬了进去。

    “最近要家具的挺多的,有不少客户跟我打听呢?可是老富身子骨不行,手脚也不利索了,家伙什都拿不稳,再指望他来修也难了。你可得抓紧找个人替换他,不然这边的生意就耽误了。你看看,这都堆满了,都等着修呢。”这一年来,左煜诚每次来,中年人都跟他念叨几句。

    这人跟左煜诚干的时间挺长了,一直管着旧家具这一块。

    “我知道了,这几天忙完手头的事,我就去找人。”事实上这两年他一直在找,只是合适的木匠很难遇。人品要过关,还要真心喜爱这一行,否则毫厘之差可能就使一件价值很高的古家具贬值。

    他不可能一直看着工匠干活,所以必须得找个极有责任心又有能力的人才行。

    之前已经找了好几个,就是没碰上满意的。以他的心理,宁可让这些损坏的家具这么放着,也不会让信不过的人动手的。

    左煜诚离开以后,大铁门再度关上,屈小五把左煜诚送回店里,他自己就回家了。

    第二天左煜诚跟着老侯一起去的大猫那里,乍一看,那地方就像是个农家大院,院子很大,边上还有玉米垛,左煜诚他们按照大猫给的地址赶到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来了七八个人。

    见到左煜诚进来,大猫从门帘里边走出来,说了句:“老黄怎么没来?”他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左煜诚知道老黄是洛川这几年新富起来的生意人,不差钱,可以他那个水平,再碰上大猫的三寸不烂之舌,上这来就是妥妥的肥羊,给人送钱来了。偏偏他还老是手痒,老想试试自己鉴定功夫是不是见涨了,不知道上多少回当了。

    他抬头看了看大猫,这家伙明知道老黄的情况,也知道老黄在这一行就是个棒槌,还把他给忽悠来,这就是要拿他当肥羊宰啊。

    大猫察觉了左煜诚在看他,马上堆着笑:“老黄还真不是我叫他来的,是他听说这事自己要过来看看的。”

    可他这话在别人的眼里,解释就是掩饰,说不定这消息就是他特意让老黄一不小心知道的呢。都一个圈子混久了,谁不知道点谁的底细呢?

    听着大猫欲盖弥彰的话,有几个人但笑不语,这一行就是明白人挣糊涂人的钱。亏了也得怪自己没本事没运气。

    正说着话,老黄的胖身子出现在门口。他往屋里打量了一下,光线虽然幽暗,可也能看出来人大概是齐了。

    大猫连忙招呼他进来,这时有个瘦高个子,脸颊无肉微微陷下去的中年男子背着手站在一帮人右边,跟老黄说道:“就等你了,今儿个怎么来的这么晚?”

    这人正是玉春斋的,这是刻意跟老黄打好关系。老黄这样的人,今天可以到大猫这来淘货,明天就可能去他们玉春斋。

    老黄打了个哈哈,鉴宝上他虽然很菜,别的方面可不傻,直接跟大猫说道:“有点事,就晚了点。人都齐了吧?东西呢?”

    大猫听了,就领着他们撩开门帘往里边的房间走去。

    大猫跟左煜诚说过的话,也跟别人说过,老黄这次来,最主要想看看大猫说的那座铜鎏金千手千眼大悲观音像。他家里老太太在家里供个观音像,每到初一十五都要烧香拜一拜。他想买一个好一点的观音像给她妈送去。

    所以大猫透过别人把信递给他之后,他第一个感兴趣的就是这个观音像。

    当大猫把那一堆东西上边盖的绒布揭开之后,老黄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那个接近半人高的观音像。

    不过他也是混商场的人,还知道掩饰下自己真正的意图,虽然重点在观音像,对其他的玩意也表现出很有兴趣的样子。

    至于其他人,都表现的很内敛,看不出心里真实想法。

    那个佛像,虽然大猫在电话里说得很好,可左煜诚看了几眼就知道是现代人用真品做模后仿造的。

    这种仿品,是用电镀法鎏的金,光泽不自然。而古代是用水银法鎏金的,其色泽会很沉稳,给人以厚实的感觉。

    这只是从鎏金的角度来看的,另外还可以通过佛像的细部来观察,仿品的细部往往交代不清,因为是翻模出品,出模后在衣纹、手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