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吓着了老同学(第1/2页)
    房秋香最近基本不出门,只要出了自家院门,看到别人对她笑,她就会猜想别人是不是在背地里笑话她。

    她家里头天收满了一车菜,薛大在天黑前装完货之后就带着押车的人开大货走了,要一两天后才回来。临走时告诉她最近低调点,没事就在家呆着,先别出去乱走了。他这边不能耽误赚钱,让她在家看着那些瓦匠收拾新房子,另外让她趁这段时间把家里东西都归拢归拢,没什么意外的话秋天就差不多能搬进新居。

    其实薛大不说,她自己最近没必要也不会出去。早上起来,她看着干活的人在新房子那边抹墙,干得挺好,便要回老房子里边呆会。这时门口来个倒骑驴,一个戴着草帽的圆脸胖子,隔一段敲着锣喊:“收破烂……”

    正好她头两天收拾出来一堆废纸和塑料,有她两个孩子上学时用过的一大堆书还有以前种地时用过的塑料、农具等等。她家现在不种地,有些就不用了。再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一堆,挺占地方,都让她堆在下屋。之前倒是有个收破烂的来过。她觉得她这里清理出来的东西多,对方给的价她不满意,就没卖。收破烂的有的是,她想再等等看能不能卖出个更好的价。

    “收破烂的,等一下…”房秋香叫住那个骑倒骑驴的男人。等他从车座上跳下来,露出草帽下的那张胖脸之后,房秋香有点奇怪,这个脸还挺白的呢,收破烂的不是天天在外边跑吗,怎么都没晒黑?

    不过她也没想太多,见那人笑容可掬,便问他:“都收什么?多钱?”

    “能卖的都收,看你有什么吧。我这是废品站直接下来收的,给的钱比别人要多点。”

    房秋香听了,“那你跟我来吧……”

    当天傍晚村委会那边喇叭里说了几遍叶振刚家收菜的事之后,村里有很多人家坐不住了。不过他们大多数都没直接往叶振刚家里去,反倒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想打探得详细一些才决定要不要去叶振刚家里去问问。

    叶小池家门口,叶振刚哥俩一起把门口那一大片空地都清理出来,立起了几根木桩子,然后在上边搭上塑料,再往塑料上搭上一层黑色防晒网。既能防雨又防晒。还有几个听到喇叭声立刻就决定来问问的人跟叶振兵谈了以后没走,留下来帮他们哥俩干活,安电话的人第二天也会过来。

    “兵哥,你给我交个底,这个收菜的能不能一直在这儿收啊?过年呢?还能来吗?”有个人趁着叶小池同学和他带来的那人不在旁边的时候小声跟叶振兵打听。

    “人家说了,这一茬等北方那边菜都下来,实在卖不上价了就不收了,够咱们卖一段了,跟薛大家以前收菜的时间差不多。要收的话就得收好几年,不是说光收这一年就不来了。”

    叶小池跟他们说过她那同学挺好的,虽然上学的时候不学习,老打架,可说话还是算话的。叶振兵这时候唯有相信他侄女的话了,不然他自己也没别的办法。

    问话的这人是担心他把菜卖到叶振刚这里,万一这边收菜的收几回就走了不再来,那他再想把菜卖给薛大,薛大就不要了。叶振兵的事就是个例子,这事村人都知道。其实他的顾虑也代表了村里不少人的看法。

    很多人都在观望,所以尽管杨国伟他们把收购价定得比薛大家高出五分钱,第一时间过来的还是没多少。

    等这人离开之后,便有不少人在街上叫住他,然后围着他打听,随后过来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一斤多出五分钱的话,以他们菜地的产量,可不是小数,这些钱足够让他们动心了。

    再说了,反正这么多人都来了,薛大能怎么的?又不是一个两个。薛大平时把收购价压的比别的地方低,他们也知道,可这边就他一个收购量大的,这些菜农只能忍。不然就没地方卖。这回好了,有新来的,就有竞争,有了竞争,价格就公平些。

    叶小池并不担心村民不会来,只要有价差,有利益,便会有人动心。一两个过来了,其他人也就跟着来了。

    她的视线刚从窗外收回来,便看到她同学杨国伟站在门口有意无意地往她这边瞅了好几眼,那眼神挺复杂的。她就知道,杨国伟一趁她不注意就打量她。见这时候屋内暂时没别人,叶小池便简单地跟他解释了一句:“你心里在想我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是吧?其实没什么,这腿是暂时的,过一段就没事了。你没闻着味吗?我现在吃药呢,已经开始见效了。”说罢,叶小池朝厨房那边呶了呶嘴。

    每天到了这个点,罗向楠都会雷打不动地给她熬药,这时候中药味已经很明显了。杨国伟听到她这么说,憋了半天的心思总算找了个释放点。露出了一点尴尬的笑:“我上午刚看着你的时候都吓着了,我也不敢问…”

    “还吓着了?你那时候在学校多厉害啊。”叶小池情绪很好地跟杨国伟闲聊。

    开了这个头,杨国伟也就放松了,跟叶小池说道:“都过去的事了,说实话那时候挺傻的。我小学的时候学习挺好的,后来上初中就说什么都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