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因她而变(第1/2页)
    叶小池的三叔叶振兵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在这乱说。叶景深妈妈不服气,把头扭到一边生闷气,不想跟他说话。

    “老三,你说实话,你家的菜,薛大家是不是说不收了?”罗向楠问道。

    “大嫂,没事,能收。她可能是没听明白。”叶振兵没说实话。

    “谁没听明白,你说谁没听明白,你以为我耳朵聋了?”谷杏看到她男人这样气的不行,她觉得她男人对别人比对她要好。

    气头上,她不管叶振兵怎么使眼色,告诉罗向楠:“大嫂,我也不是怨你,这事怪不上你们家。可是现在怎么办,一地的菜刚开始卖,现在薛大家拿着这个事报复我们。”

    “啥意思,杏子,薛大不要你家菜啊?”赵永海妈妈问道。

    “也不是不要,就是刁难。”听到谷杏的话,罗向楠只觉得耳朵嗡嗡响了起来。

    “他怎么刁难你们了?”赵永海妈妈头天晚上还跟她男人议论着薛家和叶家的纠纷,这时听说又有了新的情况,便问道。

    “昨天晚上我跟叶振兵一起去的薛大家,就是担心薛大为难咱们,怕叶振兵犟脾气上来坏事。嫂子你也知道,现在咱们村收菜的就薛大一家规模大,其他两家都小打小闹的,收的少,我家种那么多菜不卖给他难道烂在地里。”

    “去了之后,薛大尽跟别人说话,装没看见咱们两口子,最后还是我厚着脸皮跟他搭话,他才吐了口,这个天杀的,你猜他说的啥?”

    “说啥了,他骂你了?”

    “那倒没有,薛大当着很多人的面说我家菜不好,六毛一斤他收了不划算,要卖的话就得三毛钱一斤卖给他。这不是明目张胆地报复吗?别人六毛,我家就三毛,一年到头白忙活了,这怎么卖吧?”

    罗向楠在旁边一阵眩晕,身子晃了一下,叶小池在旁边扶了扶,她才站稳。她艰涩地开口道:“杏子,对不住,连累你们了。”

    叶振兵烦恼地搓着脑袋,一时也想不出办法。他种菜的规模大,不可能像他哥一样在早市就能把菜都卖了。市里的批发市场他的马车是进不去的,怎么样都是难,一年的希望都砸在地里头,眼见要泡了汤,他也心急如焚。就算去外村,让人得知事情原因,只怕一样被压价,怎样都不易。

    叶小池在旁边听清了事情原委,知道三叔家这事归根究底原因在她这。还不是因为她和她舅这两天惹恼了薛大家吗?

    谷杏说完这些话,其实也怕叶小池那边听了会有什么事,便往她那边看了看,不过这时候叶小池似乎在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情绪上也还好,谷杏便收了落在她身上的眼神,跟罗向楠说道:“大嫂,我谷杏嫁过来这么多年,你也知道我啥人,我说这些不是怨你,现在就是不知道怎么办?薛大家那边别指望他们松口了,那一家就不是个好玩意。”谷杏提起薛家人就恨得牙痒痒地。

    赵永海妈妈郭凤英眼珠转了转,然后拉着谷杏胳膊说道:“杏子,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能不能行?”

    听到她这么说,连叶振兵都看了过来,谷杏更是激动,抓住郭凤英的手:“嫂子,你有什么主意,快说,我这边都快急死了。”

    “你们都知道挨着我家住的老冯家对吧,老冯媳妇不是上林村的吗?她弟现在就在上林村收菜,收的也不少。老冯媳妇这个人你们也知道,还可以,平时不怎么跟人走动,跟我俩说话还行。要不求她问问她兄弟看能不能让你家把菜送过去?他家儿子高考不是考了五百六十多分吗?正高兴呢,这时候应该好说话。”

    “那太好了,嫂子,我看行,那我去说说。”

    “那这就走吧,我陪你一块去。就是……”郭凤英这话说到半截停了一下,然后叶小池听到她有些为难地说道:“就是老冯媳妇跟我说过,现在地里的菜才卖不长时间,走货量还不大,等再过十天半月的,菜下来的太多,就收不了那么多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事就算成,可能也收不了太多次,你看……”

    谷杏拿了主意:“能卖多少是多少,完了再想办法吧。你等我回家拿点鸡蛋送去,毕竟是求人嘛。”

    罗向楠一脸纠结地看着那俩女人走远了,叹了口气拍了下叶景深的脑袋,然后去厨房继续忙上了,心情跟刚才比差了许多。

    眼见薛大家越来越有钱,这个仇又结下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叶景深这时候已经老老实实跟他爸走了,叶小池跟罗向楠说了声:“妈,我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罗向楠情绪不好,也没拦着她,只嘱咐了一句:“行。去吧,别走远了。”这时候叶景涛出去玩去了,没在家,便没让他陪着叶小池。

    出得门来,叶小池没浪费时间,直接往商店走,等她冒着一头汗挪到商店之后,李二有点惊讶,她早上不是刚来过吗?挺热的天还拄拐,怎么又来了?

    “李二叔,我有事,打个电话。”叶小池说着,从兜里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