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依据是什么(第1/2页)
    展厅里的人看着任志勇在那些便衣人员中间走出大门。刚才星光闪耀的碗也被带走,人群像集体暂时失语一般,鸦雀无声。

    等到大门再度关上,底下立刻传出一阵阵嘈杂声,叶小池转头看着左煜诚:“你是不是知道?”

    “怎么会?我不知道这些细节。就是听到些风声,有点预感罢了。”

    左三叔一直在旁边,听到他们这样说,便走的近了些,小声问左煜诚:“这事你都知道什么?”

    旁边的人都围成了一个个小团体,没人急着离开,都在议论这件事。见没人注意到他们几个,左煜诚这才轻声说道:“昨天半夜大宇给我打电话说的,说肖百万可能会对付任志勇。三叔你知道肖百万这个人胆子大,路子野,这几年炒股挣了不少快钱,听说年初还有很多人求着他帮着操盘买股票。最近任志勇不是搞金融公司嘛,对他影响不小,所以他那边在小圈子里说了,要让任志勇好看。”

    这种事他们不能公开了说,那个肖百万也是近些年洛川崛起的一个人物,历史不简单,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左煜诚和左三叔并不想搅和进去,所以他们的谈话不宜让别人听到了。

    左三叔便点头,表示明白了,倒没有继续问下去。

    叶小池也听懂了,代客炒股规模大了,就有点像私募公司的性质。说不定那个肖百万还搞了个基金之类的项目拉人投资呢。他们需要吸纳大量资金。

    也许本来资金是充裕的,可任志勇的金融公司铺天盖地的在城宣传,给出的利息也高的不合理。原来愿意把钱投给肖百万的人现在可能就要改主意了,毕竟人都是逐利的。

    说不定已经有人要撤资改投到任志勇旗下。或者有的人虽然没把资金撤走,却有可能对肖百万原来的分成比例或者其他反馈给投资者的方式表达了不满。

    不管是哪样,肯定给肖百万带来了不少损失和麻烦。市场就那么大,别人那里多一点,他那里就会少了。他那样的人,就不是个能忍气吞声的,难怪有今天这一出。

    只是这肖百万搞事的方式实在是出乎叶小池意料之外了。

    其实她也考虑过,要搞事情的人会怎么做?可是并没有什么头绪。倒是想过,棚顶的灯会不会突然掉下来,正中下边的碗,或者在人群里藏个人,然后屋子里的灯忽然灭了,黑乎乎的,便有人混水摸鱼的把那个碗偷走、换掉或者砸碎……

    叶小池强迫自己收回奔放的思绪,感觉她可能是以前无聊的时候看乱七八糟的看多了,这都想的什么东西?

    只是可惜,她没有机会上手。虽然早有预料,她这样的资历想上手是不可能的,可到底希望能有奇迹发生,然而这奇迹到底是没有来。

    主持人在前边挺尴尬,刚才他还在热情洋溢的请任志勇给在场的人讲话,转眼任志勇被便衣带走了……

    表面上说是协助调查,可真实内幕到底怎么样他也不知道。至少说明任志勇跟便衣那边关押的人有联系。再联想到洛川曾经有个擅长仿造建窑黑釉瓷的人现在被抓了,那说明了什么?莫非任志勇跟那个造假的很熟,有某种交易?这个碗真的有问题?

    从教授和专家们的鉴定结果来看,徐教授和胡教授俩人一起选择了弃权,说是看不懂。这个看不懂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真没看明白,不敢确定;另一个意思就不一样了,那只是个隐晦客气的说法,并不是真没看懂,只是不想说破而已。

    徐教授他们到底是哪个意思,主持人不知道,可不管怎样,他们没确定这碗是真品,现在出了这种事,再想找愿意做这个鉴定的人都难了。

    那么,田津博物界的大佬董庆伍连续两次坚持认为那个碗是真的,他说的可信吗?

    主持人心里的想法代表了台下很多人的心思,所以嗡嗡的议论声一直都没停下来。

    这时艺术馆经理过来了,跟主持人耳语了两句,主持人便说道:“各位,不好意思,发生这样的变故谁也没想到,很遗憾,这次鉴定会无法再进行下去了。我看这样吧,各位先去忙自己的事,在这等着暂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是吧?”

    这应该是刚才那个经理的意思了,在艺术馆发生这样的事,说起来也不好听。

    下边的人也明白,再等下去确实没什么用,还不如离开了再打听打听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主持人说完这些话,展厅里的人便陆续离开了,包括叶小池他们几个。

    台下只留下七八个人,洪哥也在,他是鉴定会马上要开始了才到场的,人多,找叶小池他们费劲,便自己找了个地方待着了。

    另外几个跟他情况差不多,不是弟子就是助理,还有几个安保人员站的远远的观望着。

    徐教授他们也没走,他看着人群鱼贯而出,跟别人一样一直沉默着。他们这些人,都比较熟,虽然不常见面,可有时候开会、参加鉴定会或者学术交流活动都会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