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限期三天(第1/2页)
    “任志勇已经注册了两个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进出口贸易。说最近还要成立一个投资公司,涉及金融,详细的我也不太清楚。”

    金融?左煜诚平时看书看得挺杂,听到他三叔这么说,嗅出了一点不寻常的味道。

    “他联系你是不是跟这个投资公司有关系?”他敏感的意识到左三叔说这个是有目的的。

    “对,他们最近在宣传,说有闲钱的话,可以放他们公司,用钱来生钱。每个月利息在五到十个点,具体给多少,看投资额吧。要是在鉴定结果出来前投钱的话,给十二个点。但是这个总额有限,达到他们要求的上限就不给这么多了,最多就按十个点算,说这个超额回报是为了回馈信任他的新老朋友的。”

    左三叔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用完全客观的语气来说的,就好像他是个局外人。说完了之后,自己也在脑子里分析了一遍。现在这种事情虽然不多,可他做生意这么多年,现在静下心来一想也就想出了其中的猫腻。

    果然左煜诚说道:“每个月的利息在五到十个点?一年下来翻倍都不止。做什么生意才能一直维持这么高的利润率?就算暂时可以,时间长了怎么可能?不能一直维持这个利润率的话,他们拿什么给投钱的人发利息?”

    左煜诚这么一说,左三叔就想得更通透了,这时他看到叶小池在旁边认真听着,想到他以前来的时候,这姑娘为了把耀州窑黑色瓷卖给他,没少跟他忽悠,说什么大巧若拙,不走寻常路的,他倒想考考她对这件事会有什么看法?

    她毕竟才二十出头,就算在古玩上有点天赋,可总不至于连社会上的弯弯绕以及投资的事都能明白吧?

    “听说你姓叶,董庆一直说你聪明,学什么都快,那你说说,这件事你怎么看?”

    叶小池觉得他或许想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吧?不过他应该是看不到了。

    “我也觉得这么高的利润率很难长久维持,不过利息他们并不难弄啊,只要一直宣传,一直有新的人投钱进来。哪怕他的公司一分钱都不挣,都不愁啊,可以用后进场的人投的钱给先进场的人发利息就行了呀!”

    “三叔,你想啊,万一没有新人往里投钱,这个模式还怎么维持?等到没钱的时候,是不是就崩盘了?钱还在他们公司里边没拿出来的人到时候找谁去?”

    左三叔觉得自己低估这个丫头了,她能撑住这个店,并且叶小池站在这位置上好好的工作这么久,没点能力和见识也不可能。

    “行啊,你俩,这么一说,把这事掰扯得清清楚楚的。我也看明白了,这个事就像击鼓传花,先进场的人及时出场了那肯定就挣了。后进去的人万一赶上崩盘,钱也就没了。”

    叶小池又补充了一句:“关键在利润率,利润率合理的话,说是理财还行,要是给的利润太高,高的都离谱了,那就是个局。”

    她没说有个局叫旁氏骗局,这种局发生过太多次了,不知道影响过多少家庭。

    在那些游戏中,不乏明白其中原理的人,明知道其中的风险,但仍然有侥幸心理,会认为在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里,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棒,总会有人接盘的。

    左三叔看着叶小池,有好一会没说话。如果是那些平时跟他有生意来往的人说这话,他会习以为常,可这话从叶小池口里说出来,他有点震撼了。

    要不是他现在有心事,可能就留下来跟这姑娘好好聊聊,今天就算了吧。

    “照这么说,就算我明白了,也不好劝别人吧。”

    左煜诚点头道:“没法劝,因为刚开始钱确实能生钱啊。崩盘也是后来的事了,到底什么时候崩谁能知道?你要是真不让谁投,等他眼看着别人挣钱,挣大钱了,被你拦住的人该骂你恨你了。骂你瞎出主意,恨你耽误他赚钱,所以这个好人不好做。”

    “对头,这好人难做啊,还是算了。三叔这边还有事,得走了,等晚上我再去你家,思柔到时候跟你老姑一块去。”

    左煜诚看着他离开,也没问他会不会往任志勇的公司里投钱。他三叔自己会做决定的。

    徐教授和左三叔先后离开今古斋,店里一下子清静下来,只剩了叶小池和左煜诚。

    这时候左煜诚看着叶小池说道:“我都不明白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的?”

    “哦,我瞎想的。就是觉得事情太好了挺反常。”叶小池不可能告诉他,他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两个人关系太近,有些事也没法告诉他啊。

    叶小池注意到,左煜诚在别人面前都挺注意分寸的,她希望就算以后他们的关系公开了,他也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

    她可不喜欢把自己的感情生活在人前展览。私事自己知道就成,好与坏自己承受,不需要广而告之。

    左煜诚还想说点什么,门口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那是高跟鞋的磕着水泥地面的声音,而且来的绝不止一个两个人,是几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