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赵国尚有化神修(第1/2页)
    那女子闻言,微微皱眉,依旧清冷开口:“本座虽无法保证是否还有人出手过,但本座至少可保证,绝大多数的弟子并未参与其中。当年那正魔大战之时,本座正在闭关,无暇外出,故而知之不多。”

    “一面之词,何以取信。”罗渊目露锋芒,冷声言道。

    “那道友想让本座如何证明?”那女子略有不悦回应。

    “放开识海,我探寻究竟之后定然不会滥杀无辜。或者,发下心魔大誓,以此证明你所言非虚,则此事再与你无关。即便清算,我也不会伤你。”罗渊双目直视对方,来此本就是为了复仇,自然不会有多好的脸色。

    “痴心妄想,就凭你轻飘飘一句话,便敢来此要挟本座。区区元婴初期罢了,若非当年南陨当真插手此事,死有余辜。仅凭你今日之言,本座便会将你镇压。”女子目露不悦,言语之中亦带着不屑。

    罗渊没有多言,而是抽出斩霄,轻弹剑身。一道清脆的剑鸣之音响起,贯穿这皑皑乾坤,寒芒扫过上千里。伴随着剑鸣之音响起,旋即便有十数道身影出现在罗渊身旁。正是除刘阁邱外的所有元婴修士,他们各自展露着强横的威压,举手投足之间,便可破碎山川。

    那女子见状,神色猛地一变,却是不弱半分地开口道:“本座知晓了,你等不过是借着寻仇之由,欲来此处夺我陨星教传承罢了。可笑,原来声名赫赫的正道修士,竟是如此下作。想要覆灭我教,却还偏偏寻了个冠冕堂皇之词,难怪能够屹立世间数千载。这心思,当真不浅,南陨死的不亏。”

    “巧言令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懒得与你一般见识。你若是闪开,我等斩杀那仇敌之后自然不会刁难,你若是再敢无理取闹,本尊不介意再血洗一教。血月宗,邪府已从世间除名,你若真想步他们的后尘,我便成你。”罗渊已然不耐,对于敌人,他从来都是少言寡语。若非这陨星教只是极少数人出手,他早已出手覆灭此地。

    “你若真想寻仇,那便推开,本座自会查明真相,还你等一个公道。”女子仍旧不肯退步,似乎有所依仗,即便面对十数名元婴修士,亦是毫无畏惧。

    “哼!公道?你若当真想还一个公道,又何须今日本尊来此。可笑!八十多年的时间不够你查的吗,你查出什么来了,倒是说上一说?”罗渊冷哼一声,斩霄遥指。

    那女子闻言,不由脸色微变,诚然,若非罗渊等人今日来此。她自然懒得去查什么参与之人,在她想来,如今正道势微,早已自顾不暇,又怎敢来此地寻不痛快。就算他日正道崛起,也需来陨星教客气几分,哪怕不能拉他们为盟友,也要让他们置身事外。或许,还少不了不少的好处。

    她的确未曾想到,如今的正道竟敢踏出,来到陨星教也就罢了。更是张口便要灭他一教传承,且血月宗与邪府亦被抹灭,如同天方夜谭一般。

    “你等如今自身难保,还有心思来我陨星教寻不痛快。若是破了血月宗与邪府也就罢了,可抹灭两处传承,尔等也离死不远了。均衡之意,岂是区区元婴修士便可违逆的?有空来我陨星教大闹,还不如省点心思给自己寻一条活路来的实在,可笑至极!”女子毫不客气地出言,没有半分退意。

    “事已至此,你既然不让,那我等便只好从你的尸首上踏过了。杀,寻出当年参战者,一个不留。我等什么时候身死,你是看不到了,因为,陨星教注定要灭亡在我等之前。”罗渊言罢,一剑寒光耀九州,带着截断天地之势,向着那女子一剑斩出。

    剑气绵延数百丈,恍若长虹贯日,斩霄嗡鸣,犹如天外飞仙。

    “通天古宝!”那女子神色一变,当即便要连连后退,通天古宝之威不可力敌。哪怕她修为略高于罗渊也不行,斩霄的锋芒非她能够抵挡。

    下一瞬,一道灰衣身影突兀浮现在其身后,并指如刀,夹杂着无穷的剑影,向着女子的后脑刺去。出手者,正是罗渊的漠流分神之身,这是绝杀。漠流分神之身乃是纯粹的剑意,哪怕元后大修士都会心生忌惮,绝非那秀美女子可以抗衡。

    “笑许云朋霞友,傲看石老梅幽。此生未卜学太周,龙去虎留,明日墟丘。休休,占得几家风流?算春秋。”话甫落,但见罗渊身形顿住,剑光骤然散去。远方天际处,却见落梅似雪,飞白缭乱。难辨梅雪中,却见一人,由朦胧到清晰,缓步掌灯而来。

    罗渊目光微眯,拂袖间散去了漠流分神之身。手中斩霄紧握,修为聚集巅峰,来者太过强横,出乎他的意料:“不知前辈踏梅落雪而来,有何见教?”

    “前辈”二字一出,众修皆是面色大变,能让罗渊称为前辈者,唯有化神修士。尽管他们有着十数人,可在化神至尊面前,仍旧是不够看。甚至化神至尊无需出手,意境一开,便可让他们不战自败。

    罗渊话语落罢,那道持灯身影缓步走来。看似缓慢,却是一步一幻灭,几步落下,瞬息之间,便已跨越三百余里。

    来人乃是一位须发皆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