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事不过三但却敢为天下先(第1/2页)
    “我跟将军一起去。”陶寄人主动请缨说道。

    臣歌绝对不能够再出半点意外了。

    这是他当初在看到满身血珠被黑甲明锐的将士小心翼翼抬回谷内时最先想到的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

    “他是来见我的。”姬歌微微摇头拒绝说道:“而且先前我已经招惹过他一次,若是这次再带你同行说不定他就要当场发飙了。”

    陶寄人听到这番话后没有再强求,其实他心中也已经对那道声音主人的身份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而且在臣歌说了这番话后就更加证实了他心湖底的某个念头。

    若真是那人,那即便是十个陶寄人陪同督统去“赴宴”也是白搭。

    “还请督统大人小心!”陶寄人拱手抱拳,躬身行礼道。

    “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姬歌转过身去朝着谷口处缓缓走去。

    背对着陶寄人的姬歌微微摆手,一道温醇的嗓音落在了陶寄人的耳中,使得前者微微一愣。

    “别忘了我还答应过你等回到长城就给你介绍姑娘的。”

    陶寄人看着那道满身银白月色的瘦削背影愈行愈远,最终在一处黑影交叠处消失不见后,他的双眸当中满是复杂之色。

    从谷口处,从那片阴暗之地缓缓走出来的姬歌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距离整座葫芦口不远处的那道身着甲胄寒光照铁衣的黑影。

    而借着皎洁如霜的月色,姬歌也得幸看清了来人的真正模样。

    果不其然,姬歌在看到那张面庞后心神一紧,果然是自己先前所猜想的那位。

    在骊山长城有一座悬赏榜,在那张名为得金榜的榜单上近乎罗列除了那座函谷兵镇重甲大军中自伍长至万夫长的所有名字。

    只要你有本事能够摘下榜上所列之人的首级,你就能够换取相对应的军功。

    而在那张得金榜的榜单上一直有一个男人高居不下,或许更准确说来是“会当凌绝顶”。

    那人就是函谷兵镇的大将军,重甲大军的统帅,阡陌长风。

    而现如今那个男人就站在了姬歌的面前。

    当下两人之间的间隔更是不超二十丈。

    “没想到真的是你。”姬歌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地说道。

    眼前的这位可是与无涯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前辈同等境界的存在,最重要的是他与他是敌非友这件事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说不定下一刻他就会暴起发难,届时自己出手是死不出手也是死。

    面对一个归真境的生死大敌,而且还是先前挑衅过他的姬歌此时在认清了局面后没有选择抱头鼠窜他觉得就凭自己的胆量与魄力就该是轮回境的修为了。

    “既然已经猜到是我你又是怎么敢出来的?”阡陌长风没有丝毫要同他动手的打算,反而是在见到了姬歌本尊以后兴致盎然地问道。

    姬歌理了理衣襟,从容不迫地说道:“若是我说担心我不出来你会直接对魏武卒的将士出手你会不会直接‘掀桌子’?”

    “会。”阡陌长风毫不遮掩地说道:“而且我有很多办法会让你主动现身。”

    姬歌眉头轻挑,“那不就行了。”

    阡陌长风抱臂环胸嘴角噙起一抹莫名的笑意,他直言不讳地说道:“臣歌,你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姬歌闻言耸耸肩,摊手说道:“巧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阡陌长风点点头,没有理会他那番举动中对自己的不敬之意,当然从某个方面来说他其实是不需要对自己敬重的。

    “像你这样的年轻俊彦不该死在这种地方。”阡陌长风目光微凛,笑吟吟地说道:“最起码不该是这种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地方。”

    姬歌对此报以微笑,没有接过话去,他还在等着前者的后话。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来我巫族。”阡陌长风神色平静,仿若是在说一件无关痛痒之事。

    仿佛是早就料到他会这般说的姬歌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说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其实你并不是第一个向我发出邀请的。”

    “哦?”阡陌长风闻言长眸半眯,轻咦一声。

    原本他是想要开口询问还有人同我的心意相通?但一想到面前这个青年之前所显现的天赋神通,像这等俊彦天才,即便是那些个名门望族自视眼高于顶的老祖宗在看到他后也会生出招揽求才之心便也释然了。

    不过他现在很好奇究竟是谁在自己之前就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不过似乎看穿他心事的姬歌抢先他一步开口说道:“阡陌将军想要问得现如今其实已经不重要。”

    阡陌长

    (本章未完,请翻页)

    风点点头,现在既然他站在了葫芦口谷口前,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