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绝对的黑白(第1/4页)
    其实我发现了,就是吴漪丽小风还有莫翔他们看起来平常的时候是比较愿意调侃这件事情,但是如果真的是云慈在场的话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利弊,也就是说知道如果真的在调侃这件事情的话很容易就让他们的关系产生一定的破裂。

    所以云慈在场的时候他们尽量还是不会调侃和起扬的,不过说实话,云慈不在这里的时候,包括李清,他们都是调侃的非常厉害。

    现在我怀疑是不是李清合唱的一个声音,就是我那次听到李清手机里面的录音,我睡着了之后或者是喝醉了之后说了几句话。

    听到那个录音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我说的话就是我漂不漂亮,我和云慈比谁漂亮。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说出来那样的话,但是我总是觉得潜意识当中是不是我就有一个样的想法,会不会我就是一个坏女人。

    突然也明白了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些女人的夸张的程度可能就是来源于现实。

    我总是觉得以前的那些电视剧里面表现的就是非好即坏,但是现在看来的话是我有些单纯了,电视剧里面的表现得并不是表现的非好即坏,这是人们比较喜欢这种好坏分明,并且正义得到伸张的这种剧情。

    所以编剧才会把这些人描述得非常坏非常坏,也就让我从小就有了一个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小三是不行。

    不过现在就明白了感情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你,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的话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我们作为一个人类需要去了解一下这种事情所带来的一些利弊。

    还有就是事情真的摊到了自己的身上的话,才知道这件事情真的是很难做决定的一件事情。

    当然了我并不是说我现在是一个小三儿,我只是说如果事情真的到自己身上的话估计可能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很多的时候我们都会抨击自己曾经没有遇到过的一些看起来比较不道德的情况,但是真的轮到自己却发生这种事情没有办法用道德来评判。

    而且大部分的人好像根本没有办法遇到这样的情况,再加上键盘这种东西随时都可以敲,键盘侠很多,所以我觉得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至少是远远没有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说实话这种情感还是存在,只是说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又或者说自己的现在觉得以前非常幼稚。

    终于明白了那句话说的是真对,在成人世界上没有说非黑即白,这也就是印证了一个一句话的观点。

    这句话其实现在我才有些认同,这个事情你起扬也说过,人分为三个境界,第1个境界就是黑白不分,第2个境界就是黑白分明,第3个境界就是世无黑白,最后这个境界,也就是一个典型的成人境界了。

    没有那么多的黑和白是相互对立的,我的意思就是没有绝对的对立,分不清楚。

    其实我发现了,就是吴漪丽小风还有莫翔他们看起来平常的时候是比较愿意调侃这件事情,但是如果真的是云慈在场的话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利弊,也就是说知道如果真的在调侃这件事情的话很容易就让他们的关系产生一定的破裂。

    所以云慈在场的时候他们尽量还是不会调侃和起扬的,不过说实话,云慈不在这里的时候,包括李清,他们都是调侃的非常厉害。

    现在我怀疑是不是李清合唱的一个声音,就是我那次听到李清手机里面的录音,我睡着了之后或者是喝醉了之后说了几句话。

    听到那个录音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我说的话就是我漂不漂亮,我和云慈比谁漂亮。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说出来那样的话,但是我总是觉得潜意识当中是不是我就有一个样的想法,会不会我就是一个坏女人。

    突然也明白了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些女人的夸张的程度可能就是来源于现实。

    我总是觉得以前的那些电视剧里面表现的就是非好即坏,但是现在看来的话是我有些单纯了,电视剧里面的表现得并不是表现的非好即坏,这是人们比较喜欢这种好坏分明,并且正义得到伸张的这种剧情。

    所以编剧才会把这些人描述得非常坏非常坏,也就让我从小就有了一个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小三是不行。

    不过现在就明白了感情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你,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的话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我们作为一个人类需要去了解一下这种事情所带来的一些利弊。

    还有就是事情真的摊到了自己的身上的话,才知道这件事情真的是很难做决定的一件事情。

    当然了我并不是说我现在是一个小三儿,我只是说如果事情真的到自己身上的话估计可能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很多的时候我们都会抨击自己曾经没有遇到过的一些看起来比较不道德的情况,但是真的轮到自己却发生这种事情没有办法用道德来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