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谁家少年郎,白衣弄青竹(第1/2页)
    上午十点,烈日炎炎。

    毒辣的太阳底下,撑起了数不清的遮阳伞,五颜六色的黑。

    风一吹,各种颜色的防晒衣随风飘扬,比大妈们的纱巾还要壮观。

    无数路过上课的单身狗们,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顿时就连课都不想上了。

    小姐姐!好多小姐姐!

    有点漂亮的,一般漂亮的,非常漂亮的,漂亮的要死的!

    为什么这么多小姐姐?谁把咱们学校的图书馆,当高香点了吗?

    “啊,我想起来了,今天是小白的校园巡行拍摄!”一名单身狗突然就想起来了。

    本来,关注谷小白,基本上是妹子们的专利。

    但是现在单身狗们,也不得不关注起来了。

    没办法啊,这个男多女少的世界,残酷到让人绝望。

    有谷小白的地方,连空气里都飘荡着一个个小姐姐,像是漫天飞舞的樱花似的。

    说不定,哪个小姐姐一时眼瞎,就看上自己了呢?

    “啊,小白!”

    “小白出来了!”

    谷小白从教学楼里走出来时,就听到了一阵欢呼声。

    能让小姐姐们从遮光的窗帘后面走出来,踏入东原大学毒辣的太阳之下的,就只有谷小白了。

    热,其实无所谓,可以少穿点嘛。

    太阳那可怕的紫外线,才是真正的大敌。

    如果有一天科技发达了,世界上的妹子们,说不定会集体公投把太阳打下来,切成九块吃掉,以解心头之恨。

    安哥带着几个负责拍摄的同学站在中间,已经被无数的小姐姐们围观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而且,他是第一次被这么多女孩子主动搭话。

    “小哥哥,帮我们小白拍好看点啊。”

    “小哥哥,能不能把小白的视频传我一份?”

    “我们小白怎么拍都好看,不过如果你敢拍难看了……嘻嘻……”

    漂亮的小姐姐,连威胁人的时候,笑起来都那么好看。

    好看到让人心醉。

    现在安哥都有点晕乎乎的了。

    当然,在看到谷小白走出来时,他就一个激灵,清醒了。

    无数的小姐姐,用充满杀气的目光看着他,鞭策着他,在炎炎夏日,给他注入了沁人心脾的凉意,像是连吃了五个老冰棍一样凉。

    “小白同学,今天还是唱校歌吗?”安哥肃然。

    “啊,我今天嗓子不太舒服。”谷小白道,“唱不了校歌了。”

    如果是之前,安哥肯定要慌了。

    唱不了校歌那怎么拍?

    今天却是非常淡定,他觉得谷小白只要在校园里走一走,出现在画面上,这部“对学弟学妹们说句话”的小视频,就成功了。

    至于唱歌的画面,之前谷小白的摇滚版校歌,难道还不够吗?

    “保护嗓子要紧,不能唱就不唱了。”安哥道,他刚想说咱们就直接走一趟就好了。

    就看到谷小白拎出来一个笛子“我今天吹笛子可以吗?”

    吹笛子?

    “小白……你还会吹笛子?”

    安哥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股灼热的浪潮滚动了过来。

    “啊,小白还会吹笛子!”

    “天哪,我要晕了!”

    “刚学的,吹得不好。”谷小白不好意思地伸出一根手指,搔了搔脸颊。

    安哥觉得,就算是谷小白吹出来的是12345,他也无所谓了。

    这真是可以靠脸吃饭的真实写照了,才艺什么的,不需要的!

    安哥还是比较专业的,没有被身后的热浪冲垮,他道“那小白你就站在教学楼门前,先吹一段,我们录一段视频。”

    安哥对后面一挥手,摄制组的无人机已经飞了起来。

    谷小白看着前方,道“这首曲子叫《秦川情》,我刚刚学的,还只学会了半首,吹的不好,大家多见谅。”

    “没关系,只要是小白吹的,我们都喜欢!”

    “好想变成小白手里的那根笛子……”

    “我幸福得要晕过去了……”

    谷小白回忆了一下秦川的姿势,脚下不丁不八地站在了教学楼门口的台阶上。

    微风吹来,吹起谷小白的衣角,一身白衣的少年,手持一根竹笛,站在台阶上。

    太阳从后方照下来,在教学楼前留下了一处三角形的阴影,谷小白站在阴影与光明之间,一身的白衣,白的耀眼。

    手中的竹笛,朴实无华,却像是闪着光,简直是游戏里的+8神器。

    谷小白提起竹笛,横在嘴边,酝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