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带你去诊所(第1/2页)
    舅舅徐少元坐在离门口最近的位置,赶紧拉住他,“哎!怎么能走呢?焉识,你爸爸妈妈过来看你了。”

    看我?

    陆焉识冷笑,眼底浮起一丝寒意。

    “焉识。”终于,徐曼开口,她站起身,优雅的身段面对着陆焉识,那张脸虽然四十多岁了,但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只像三十岁的样子,“妈妈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你,爸妈两个人离婚,你要跟谁?”

    陆焉识还没说话,陆正闵率先夺过了话头,“当然是跟我,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是跟了你,也会被你教坏!”

    一句话点燃了徐曼所有的怒火,所有伪装的镇静和优雅被撕开,剩下的,只有丑陋的狰狞的嘴脸,“我水性杨花?呵!姓陆的,你说这话的时候先摸摸你的良心,打从我跟你结婚开始,你都换过几个女人了?你数的清吗?我这样的要是叫水性杨花,那你就叫破鞋千千万!”

    “呵,男人能花心,靠的是本事。”

    “我呸!你那叫本事?不是大把大把的砸钱,那些会爬到你床上?天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小狐狸精瞎混,我告诉你,我儿子是绝对不会跟你的,也不会喊那些不三不四的贱女人坐妈妈。”

    “我也一样,我绝对不可能让我儿子喊那个杂碎爸爸。”

    “程励比你好一千倍!”

    “你!”陆正闵火冒三丈,真是瞎了眼以前才会觉得她美丽大方温柔贤惠,现在看看这副嘴脸,简直让人想作呕,“呵,你也好不到哪去,趁我在国外出差,就把你那个野男人带家里去了,怎么?被草服帖了现在天天帮着他说话了?”

    “我和程厉没你想的那么龌龊!”许曼尖叫,一点也没有刚才那副优雅知性的样子。

    “冷静点!徐女士,陆先生,你们今晚不是说好要来谈离异后孩子的归属问题么?”陆正闵的律师试图打破两人的争吵。

    然而,换回来的是徐曼一句冷冷的,“你闭嘴!”

    “你们没我想的那么龌龊?呵……徐曼,我是看儿子在场,才给你留点面子,惹急了我,我就把我手上那些证据公布出来,让法官看看你这个不要脸的是怎么跟程励勾搭在一起的。”

    “行啊,你去公布啊,你要不敢公布,你就是我孙子!还有,别以为只有你手上有证据,我也有,要不要我帮你公布到网上啊,让天下的人都看看你这个老男人有多不要脸!都几岁了还学人玩激情3p呢……”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其他人看着,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陆焉识一言不发,但那张俊脸已经紧绷到了至极。

    终于,在杂乱的争吵声中他觉得忍够了,一把推开了把手搭在自己肩上的舅舅,冲上了楼。

    “焉识!”徐少元被推得趔趄了两步,高喊了一声。

    争吵声在听到这个动静后也跟被按了关闭键似的,突然停了。

    可陆焉识已经跑上去了,并且‘砰!’一声用力摔上了门。

    房门的背面,贴着陆焉识脑袋。

    他的脸孔疏落在黑暗里,是一种无力的,深深的,桎梏的压抑。

    数秒后,他抬起头,决定要离开这个让人喘不过气的地方,将书包一把扔在床上,只带了钱夹,手机,重新开门下楼。

    楼下的争吵已经消停了。

    一见他下楼要出门,徐曼立刻上来拉他的手,“焉识!”

    “放开我。”陆焉识面无表情,即不看徐曼那张哭卿卿的脸,也不看坐在椅子上抽雪茄的陆正闵。

    “焉识,你听妈妈跟你说几句话。”

    “我叫你放手!”

    “焉识……”

    陆焉识慢慢呼了一口气,忽然,一拳出去,击碎了徐曼跟前的玻璃门。

    “砰——!”一声巨响,玻璃四分五裂,砸在地面上。

    徐曼吓了一跳。

    而陆焉识,已经推开她冲出了茶庄……

    砸玻璃的时候,陆焉识的手臂受伤了,他却没有理会,默不作声地走在街上,不知道要去往哪里。

    没有目的,只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茫然,苦闷,孤独。

    不想回去。

    也没有地方可去。

    他的亲人都背叛了他。

    而他的朋友也都离开了他。

    漂浮在这暗夜里,宛如无处栖息的孤魂野鬼。

    苦笑一声,有种就这样死去也好的想法。

    “陆焉识。”身旁有人喊了一句。

    陆焉识低着头,充耳不闻。

    那人骑着单车追过来,拉他的袖子,“陆焉识,你的手臂受伤了,血都滴到地上了。”

    他扭过头来。

    这才发现没包扎的手臂伤口在一路